• 媒体 文章
    【光明网】刘志彪:以并购重组等手段实现“组织固链”战略
    发布时间:2020-05-12 来源:光明网 作者:刘志彪

      本期光明网理论学术动态导读关注全球产业链、数据要素、农产品加工业、教师培养、长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等话题,欢迎网友踊跃参与讨论。

      【刘志彪:以并购重组等手段实现“组织固链”战略】

      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理事长、院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刘志彪表示,我国很多的全球产业链集群在组织特征上,往往呈现出分散化、无关联趋势,集群中的企业虽然较多但是大中小企业之间的联系不够紧密。这使中国全球产业链集群在参与全球竞争时因缺少实力和组织而缺少协同,往往压价竞争和过度竞争。实施“组织固链”战略的主要办法,就是要以集团行动的方式获取正外部性,按照集群对集群的竞争思路,一是从纵向上企业之间的固有技术经济联系看,要对集群内处于同一条产业链的企业,进行大规模资产重组或业务整合,用产权联系形成紧密的纵向一体化大型企业;或者用外包合约方式,形成业务上具有紧密联系但产权上具有纵向非一体化的特征的企业群体。二是从横向上企业的产品具有差异性和相似性的角度看,可以多途径、多渠道、多办法引进不同类型所有制、不同规模、不同地区和国家的企业来集群集聚,以便相互竞争和相互学习,提升集群的发展水平。三是可以按照集群企业加入GVC的类型,全面引进世界主要国家的“大买家”或“链主”与集群内企业链接,使“链主”之间产生一定的选择和竞争供应商效应。

      摘编自《经济参考报》

      【戴双兴:加速释放数据要素市场红利】

      福建师范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福建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戴双兴表示,培育发展数据要素市场,加速释放数据要素市场红利,要坚持政府引导和市场机制相结合,从以下方面着力推进:一是要明晰数据要素产权界定。目前,我国法律对数据产权的归属、类型和结构界定规则仍然比较模糊。要通过立法形式,从数据的收集、挖掘、利用、共享和交易等环节对数据产权进行认定,加快制定数据产权界定的实施细则和办法。二是要提升数据开放共享水平。要加快打造政府经济治理基础数据库,着力解决各机构、各区域条块分割问题,形成数据要素市场建设合力,实现区域间和机构间共享数据要素。三是要强化数据信息安全。海量数据在收集、存储、流转和利用过程中,容易受到非法势力攻击和窃取,造成数据泄密。要积极研发和推广防泄露、防窃取等大数据保护技术,制定数据隐私保护制度和安全审查制度,完善数据分类分级安全保护制度。四是要着力加强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加快5G网络基站、大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加大对传统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力度。

      摘编自《光明日报》

      【文丰安:发展具有区域特色的农产品加工业】

      重庆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文丰安指出,区域产业同质化是我国农产品加工业发展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推动农产品加工业高质量发展,很重要的是发展具有区域特色的农产品加工业。这需要我们着眼长远,从提高区域经济效益的角度出发,综合考虑各区域的农业资源禀赋,着重打造区域特色产业,避免低水平加工企业重复建设,促进区域产业差异化发展。统筹区域农业、工业、服务业发展,加强各区域的交通、通信、物流、仓储等基础设施建设,降低农业生产成本,保持农产品流通渠道畅通。加强金融保险对农产品加工业的支持力度,打造信息咨询服务平台。以发挥比较优势为基础,促进各区域切实从自身实际出发,实施产业对接和转移,促进东、中、西部农产品加工业协同发展。

      摘编自《人民日报》

      【郑国民:教师培养应着眼于教育“未来时”】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郑国民表示,今天的师范生是10年或20年后中小学教师的主力军,因而当下师范生的知识结构、能力素养直接决定着未来中小学教师队伍的整体水平。如何积极应对国家经济社会变革对人才培养的需求,如何优化和调整传统师范专业结构,如何提升师范教育支撑、引领基础教育的能力,日益成为师范院校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不得不应对的挑战。面向未来,中小学教师应该具备以下的专业知识和素质:深刻理解未来世界变化,深刻把握大数据、互联网时代教育特征,深刻洞悉绿色发展价值,具有认知科学与学习理念、复杂性思维和法治意识等等。未来世界形势瞬息万变,新问题、新挑战与日俱增,要想应对这些困难和挑战,在激烈的国际教育竞争中取得领先优势,科学研判和系统增设新型师范专业势在必行。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认知科学与学习、系统科学、生态学、环境科学、法学等专业有必要成为新的师范专业,用以培养基础教育中具有智能智慧意识、认知科学与学习发展理念、绿色发展理念、法治观念等综合素质的教师。

      摘编自《中国教育报》

      【刘穷志、王浩:长江流域需建立“立体化”生态补偿机制】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刘穷志、王浩认为,长江流域生态脆弱性显著、资源分布不均匀、经济发展不平衡、产业结构差异较大、城镇化水平差距较大,这就决定了长江流域的生态补偿机制要呈现出“立体化”特征。从时间上看,需根据长江经济带阶段性生态环境目标明确生态补偿机制建设要点;从空间上看,需构建跨省生态补偿的长效投入与合作机制;从体系上看,需建立流域生态补偿的管理、合作平台,探索开展碳排放权交易、排污权交易、水权交易、碳汇交易、生态标志产品交易等市场平台;从渠道上看,需创新生态补偿融资方式,建立流域生态补偿“资金池”,在国家财政转移支付资金和地方横向财政转移支付资金的基础上,争取设立长江流域生态补偿专项基金;从方式上看,需推动以政府为主导、以市场为主体相结合,促进流域上中下游、受益地区与保护地区通过资金补偿、对口协作、产业转移、共建园区等方式建立横向补偿关系,探索开展生态扶贫、产权交易、绿色投资等多样化补偿。

      摘编自《经济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