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体 文章
    【中国经营网】疫情“煎熬”中小微 江苏何以脱困?
    发布时间:2020-02-05 来源:中国经营网 作者:郭阳琛 颜世龙

    随着新型冠状感染的肺炎疫情逐步蔓延,迟迟无法开工的中小企业“倍感压力”,亟待“减负”。

    连日来,《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多位江苏苏州市、南通市等地的中小企业负责人了解到,一方面,企业大多是外地雇工,由于疫情影响即使可以开工也将面临无人可用的困局;另一方面,中小企业每月均有较大的厂房租金和贷款压力,希望政府在税收、厂租等方面,能给予减免或延缴的政策优惠。

    2月2日晚,江苏省苏州市人民政府官网发布《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十条政策意见》(以下简称“苏州十条”)。据悉,这是新冠疫情发生后,全国首个地方政府层面出台为中小企业“减负”的政策文件。

    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长江学者刘志彪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苏州十条的出台相当及时、有价值,但苏州只是地市级城市,行政能级的制约导致政策的自由度相对有限,江苏应在省级层面也出台扶持中小企业的相关政策;同时,中小企业应在做好防疫工作后尽快开工,进行“自救”渡过难关。

    “最少半年缓不过来”

    2010年开始,蔡伟(化名)从台湾到江苏苏州做工业门生意。以往,大年初五便已早早开工;如今,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江苏省规定普通各类企业不得早于2月9日24时前复工,蔡伟留给过年后开工的订单无奈也只能先“晾着”。

    “现在疫情还不明朗,政府会不会推迟企业复工时间还不得而知。”在和其他在苏州办工厂的朋友商量后,蔡伟退了2月8日返程的机票。在他看来,对很多中小企业而言,能否复工不仅取决于政府的硬性规定,还要看很多外地工人何时能够返苏,回到苏州后是否需要接受14天的居家医学隔离。

    “我半数以上的工人都是外地的,主要是河南和苏北地区,传统制造业不可能让工人在家办公,我们必须到客户工厂去服务。我估计最早也要等到三四月份才能完全复工,整个行业都是如此。”蔡伟有些悲观地说。

    “现在就算10日能够开工,也没工人做,这是我最担心的。”同在苏州深耕环保设备制造多年的王鑫(化名)也深有感触,他告诉记者,由于本地员工成本高,他的工厂20多个工人都是外地人,现在都反馈说‘村子被封’,“停工就是损失,只能祈祷疫情快些过去。”

    “说实话,资金链其实已经断了。”蔡伟告诉记者,自己的生意属于传统制造业的“附加产业”,之前打算扩大产能的客户,也因为疫情暂缓了新建厂房的进度,预约订单也因此“告吹”。此外,很多去年四季度完成的订单,和客户约定好过完年付款,“直到现在也没能收到,他们不开工也没钱,看来这个月回款是泡汤了”。

    “我现在压力最大的就是租金和贷款,因为疫情春节路上空荡荡的,我的心也空荡荡的。”吴昕伟(化名)在江苏南通开了20多年纺织厂,他在当地工业园区租了4000多平方米的厂房,每个月租金就需要十多万元,还有三四万元的贷款,年前又刚发了60多名工人一整年的工资,现在资金压力很大。

    吴昕伟做的是外贸生意,主要出口到欧美、日韩等国家,有些订单已经快到交货期限,他告诉记者,订单较往年明显少了许多,欧美一些国家已经开始拒绝中国的产品入关,很多国内中间商也不敢投入进货了。

    “纺织业是南通的主要产业,现在周围圈子都认为开工是遥遥无期的,我光机器就投资了几千万元,也不可能随意转行。即使之后开工,因为疫情的缘故,园区肯定会增加很多检测措施,甚至有可能将工厂进行封闭隔离管理,没有半年缓不过来。”吴昕伟说。

    苏州出手

    毫无疑问,中小企业是苏州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政府统计年鉴显示,以工业经济为例,2018年,苏州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为33354.01亿元,中小微企业共计17953.04亿元,占比53.8%。

    据悉,上述苏州十条执行期暂定为自政策发布之日起的三个月。中央、省出台相关支持政策,苏州也将遵照执行。

    记者翻阅上述文件发现,该文件共十条具体举措,“干货”满满,涉及降低融资成本、退返失业保险费、缓缴社保、减轻房租税费负担等多个方面。

    具体而言,加大金融支持方面,确保小微企业信贷余额不下降;确保小微企业融资成本降低;发挥各政策性银行“国家队”作用;鼓励金融机构提供保障性金融服务。

    稳定职工队伍方面,实施援企稳岗政策,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缓缴社会保险费,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的中小企业,按规定经批准后,可缓缴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工伤保险费最长6个月。

    减轻企业负担方面,减免中小企业房租,对承租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的中小企业,1个月房租免收、2个月房租减半;对租用其他经营用房的,鼓励业主(房东)为租户减免租金。此外,还减免中小企业税费;允许延期缴纳税款;扶持中小企业创业园。

    “如果说疫情是场洪水,这些政策就像是政府扔给中小企业的救生圈。”在刘志彪看来,类似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外部突发因素,一般的企业很难应对,这正是政府在宏观上发挥作用的时候。苏州新政提供给企业一个“救生平台”,能够提高企业在面临困境时的生存概率。

    “政策文件确实很具体,对于中小企业创业园单独列了一条,但文件内容如何执行、落实到位才是更重要的,昆山市暂时对上述政策还没有具体细则或通知。”朱杰(化名)在苏州昆山经营一家企业“孵化器”,“孵化”的几十家初创企业尽管没有大碍,但他每月要承担60多万元的租金和贷款,“有些做的大的创业园月租金要一两千万元,如果我们的租金能打折或者延缴,也才会给租客优惠。”

    蔡伟也表示,像他这样的中小企业老板,更多租赁的都是私人厂房。“政策只是鼓励房东减免租金,房东没有主动减租的意思,我们也不好意思去问,毕竟他们建厂房也是贷款的。政府是否可以直接按比例对停工时的租金给予补贴或者减税?”

    自救与他救

    在我国,中小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和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而据江苏省2019年统计年鉴显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总额分别为128085.59亿元、8491.89亿元,其中中小微企业分别为75917.16亿元、4853.26亿元,占比约为59.27%、57.56%。

    “我们还没有听说南通对于中小企业有什么优惠政策。”吴昕伟觉得,如果南通市能够效仿苏州或者出台类似的政策,可以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每个月工厂要缴税近20万元,工人们的五险一金也是一大笔支出,如果这些政府能减免一些,哪怕是延期几个月再缴,对于我们中小企业都是极大的帮助。”

    “苏州这十条意见还是很值得在全省甚至全国推广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指出,即使疫情马上得到缓解和控制,普通百姓还会观望一段时间。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的中小微企业,是国家经济的根基,也是决定民生的重要指标。所以类似的政策不仅要铺开还需加大力度,比如可以免税甚至直接补贴,进一步降低融资难度,否则很多中小企业很难“过关”。

    刘志彪则表示,苏州只是地市级城市,甚至还不是副省级城市,虽然地方经济比较发达,但由于政府层级不够高,所能调配的资源有限,很多政策也缺少自主权。省级政府在税收、财政、金融、人力资源等方面有更大的能力,灵活性也更强。“江苏省出台的相关政策不一定要与苏州十条重叠,在综合考虑各地区间因素后,政策制定的范围和力度要更大,涉及行业的宽度也应更广。”

    “就江苏省级层面而言,不仅要考虑发达地区,还要照顾相对落后地区,包袱比较重,但这都不能成为政府不作为的理由。”刘志彪认为,在这种重大危难面前,政府必须站出来和中小企业共患难,企业的各种费用和负担可以先暂时剪掉,除了减税外还可以通过退税达到救助中小企业的目的,“中小企业是经济的基础,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记者了解到,日前,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特别提出要加强对实体经济影响的分析和监测,特别是对中小企业的影响。目前,江苏省各部门也已积极行动,其中,江苏省商务厅防疫工作领导小组专门增设了政策研究组,分析研究疫情对整个商务领域的影响,包括外资、外贸、外经以及内贸流通企业的影响。

    “现在中小企业缺的就是订单和资金。”王鑫坦言,在影响巨大的疫情面前,让国家和政府解决订单和资金问题是不现实的,但还是希望地方政府能给予一定的引导,“我们也想自救,但大家都是云里雾里、没有方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只能坐在家里干耗着。

    盘和林表示,中小企业最主要的还是要自救,政府不可能也没办法大包大揽,只是在一些政策上给予一些税费减免和扶持。企业自救当务之急是减少支出和损失,还要取得供应商和供应链以及员工的理解和支持,共渡难关从而降低风险。“最根本的要尽快地恢复生产,同时积极地去拓展收入,比如能否通过快递物流等途径实现线上销售。”

    刘志彪则认为,目前企业唯一能做的就是根据自己的市场条件,尽早安排好开工方式,即开工后最大限度地保证这个疫情不在企业内传播。“全社会应该给企业提供更多的防护条件,比如开工的时候要将口罩带好、防护服穿好。在尽快开工的情况下防止疫情传播,企业的自救空间就在这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