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体 文章
    【安徽日报】范从来:安徽在长三角一体化中的使命与作为
    发布时间:2019-06-12 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范从来
     2018年1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宣布,支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立足更高起点深化改革和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实现高质量发展、提升国家竞争力所作出的重大而深远的战略考量。安徽作为长三角的成员之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表明了安徽在全国发展格局所处地位的重大提升,带来了安徽推进高质量发展的重大机遇,赋予了安徽履行国家使命的重大责任。我们要站在国家大局的高度,深刻把握和服务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重大战略,深刻领会安徽在长三角一体化中的使命与作为。

      安徽加入长三角,是推进更高层次改革开放的使命要求

      从1978年我国开始改革开放至今,我国经济的空间布局经历了一个从“区域不平衡发展”到“区域协调发展”的过程。早期为了迅速摆脱低收入陷阱,我国采取了非平衡发展策略,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差距逐渐拉大。党的十八大以来,区域协调发展逐渐成为了我国发展的重要任务。观察我国东中西三大经济带间人均GDP的比例关系可以发现,从20世纪80年代初到2013年,东中西部人均GDP曾从1.80︰1.18︰1扩大到了2.03︰1.24︰1,至2018年,已缩小为1.85︰1.11︰1。随着中部崛起、西部大开发等国家战略的实施,我国逐渐从东部一字型发展转变为以东部沿海与长江经济带为主体的T型发展,乃至未来以长江、黄河经济带双轴支撑的Π型发展。长三角作为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与长江经济带的交汇点,其区域一体化发展是新时代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抓手。

      另一方面,我国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东部沿海设置经济特区吸引外资、筑巢引凤,到如今实行“一带一路”战略,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在定位上完成了从“被动者”走向“主动者”的身份转变;在地理上是从面朝发达国家的“向东开放”走向“一带一路”的“南北结合”,在贸易伙伴上是从对接、模仿、学习西方发达国家转变为与整个“亚欧非”大陆的全面合作,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面对“一带一路”建设要求与全面开放的趋势,长三角需要将腹地深入内陆以更好地辐射中西部地区,向东向南对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向西向北对接“丝绸之路经济带”,真正起到新时代我国全面开放的引领带动作用。

      因此,安徽加入长三角顺应了我国推进更高层次改革开放的大格局。可以说,安徽加入长三角,符合中国从沿海线格局走向通过T型和Π型实现长江经济带大纵深全面发展的发展战略,更有着中国从沿海开放走向全面开放的重要意义。

      安徽加入长三角,是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的必然结果

      资本流动活跃程度,是判断该地区与周边地区经济一体化水平的重要依据。

      有专家学者曾对区域经济统合的模式和特性进行了详细的讨论,概括而言,随着区域经济一体化程度的不断加深,要素流动的形式会逐渐从商品流动转变为资本流动,故而把握资本流动的方向与规模及其影响因素,是认识区域发展格局变化的关键。美国经济学家费尔德斯坦与赫内克于1980创立了“跨期储蓄-投资模型”(简称F-H模型)。他们认为,一国的储蓄率与投资率的相关度越高,则国家间资本流动性越小;相反,如果一个国家的储蓄率与投资率相关度越低,表明国家间资本流动性越高。中国人民银行海口中心支行、南京师范大学等单位的一些专家学者研究表明,安徽的资本流动性高于绝大多数省份,已逐渐成为资本空间分布中的高热点区域,与周围省市的经济联系正在不断增强。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的学者对比资本在东中西部流动的趋势后发现,安徽所在的中部地区已逐渐从资本流出地变为了资本流入地。其进一步分析认为,影响资本流动的力量可归结为市场和政府两方面。从市场方面来看,利润率是影响资本流动最直接的因素,通过用私营工业企业利润总额除以总资产率来反映市场利润率进行测算,发现2004年开始,中部私营企业的利润率超过东部,成为利润率最高的地区。总体来说,中部地区资本流入主要由市场力量驱动。专家学者通过理论分析与实证检验证明,安徽的资本流动是愈发活跃的,且市场力量已逐渐成为资本流入安徽的动力来源。可以说,安徽加入长三角是市场力量作用的必然结果。

      安徽加入长三角,需在制度创新中进一步深化宁合合作

      作为江苏与安徽的省会城市,南京与合肥在目前各自面临发展的机遇与瓶颈,南京中心城市功能亟需加强,合肥需加快资源与要素的集聚速度。在长三角一体化的历史机遇期,选择合适的发展方向尤为重要。南京可以选择向东看,接轨上海都市圈,加强与苏锡常地区的经济联系。合肥也可以向南看,沿G60走廊深化与浙江地区的交流。但无论是南京还是合肥,都不应该忽略苏中苏北与苏皖交界地区所蕴含的巨大能量与亲密的文化联系。据南京市公安部门统计,自2017年以来所有积分落户的新南京人,有50.3%来自苏中苏北地区,26.8%来自安徽。随着沪通大桥等基础设施的投用,上海的经济能量将更好地通过南通等地区向西北辐射。依靠着长三角西部的广大腹地,宁合应进一步在全方位各领域进行深化合作,这不仅符合两地发展的要求,更符合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内涵。

      为落实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国家有关部门正编制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从顶层设计描绘长三角发展蓝图。规划纲要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在沪苏浙三省交界区域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就是要深入践行新发展理念,率先探索区域一体化制度创新,率先探索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推动全面深化改革举措的集中落实、率先突破、系统集成,努力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生态价值新高地、创新经济新高地、人居品质新高地。建设示范区的目的,在一定意义上也在于着力解决“财政包干”带来的负效应即“诸侯经济”。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需要在克服“诸侯经济”方面进行制度创新,从体制机制层面解决行政区对抗的问题。可以说,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的建设恰逢其时。

      目前,江苏、安徽两省可以借鉴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建设的经验与模式,在长三角西部地区探索设立新的合作平台。通过体制与机制创新,解决区域割裂问题,使安徽能够更好地扬创新之长,扬产业之长,扬区位之长,扬生态之长,共同打造高质量发展重要动力源,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中作出安徽贡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