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圆桌会
    长江产经智库圆桌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研讨之二:当前最需要健全完善哪些制度
    发布时间:2019-11-11 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作者: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导语: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国家制度及其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把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全党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进一步明确了三个时点的总体目标,强调到我们党成立一百年时,在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上取得明显成效,要求强化制度意识,突出坚持和完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着力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南京大学长江产经院在十九届四中全会闭幕后的第一时间组织专家学者进行了线上讨论,着重探讨了第五个现代化与四化的关系、当前最需要健全完善的制度、如何改进目前在治理能力方面的短板和弱项等问题。本公号将分两期刊出讨论内容,本期议题是当前最需要健全完善哪些制度。

    参加本次系列讨论的嘉宾(排名不分先后):

    1、姜丕军,北京中天嘉华金融集团首席研究官

    2、郭进,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部副主任

    3、王丰,江苏海美

    4、汤秀平,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

    5、宋常铁,中国电改30人论坛

    6、郭秦川,陕西省统计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高级调查分析师

    7、吴跃农,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

    8、崔卫东,蓝鲸咨询

    9、王修志,广西师范大学

    10、张建忠,银行职员

    11、郑登元,南京审计大学教授

    12、孙国民,东南大学

    13、陈东,安徽工业大学教授

    14、于晓华,哥廷根大学教授

    15、唐德淼,清华大学

    16、张小兰,西南民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17、林学军,暨南大学

    18、霍伟东,西南财经大学教授

    19、孙月平,江苏省委党校教授

    20、李群,南京财经大学教授

    21、徐宁,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助理

    22、姜德波,南京审计大学

    23、鞠昌华,南京环科所副研究员

    24、潘璠,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退休

    25、周彩霞,南京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

    26、盛文军,人行杭州

    27、袁国敏,南京财经大学教授

    本期讨论主持人、后期整理:王思彤,南京大学长江产经院特聘研究员,江苏省统计科研所所长。

    主持人: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党的领导制度体系、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等十三个方面制度体系的坚持和完善提出了具体要求。您认为当前最需要健全完善的是哪方面制度?为什么?

    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陈东:我认为是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完善。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早已在党的政策和宪法法律上得到确认,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强调“两个毫不动摇”,认为民营经济具有“五六七八九”的特征,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应该说,基本经济制度已经不是坚持不坚持的问题,而是如何在国家治理的方方面面能得到有效贯彻的问题。在习近平总书记发表民营企业座谈会一周年后,社会上对民营经济的重视程度也前所未有,如温州通过人大立法的形式确立了企业家节,深圳市委书记公开公布自己的手机号,欢迎一切企业家有问题给自己打电话。杭州派政府官员去企业进行驻点联络服务等,各地都在想尽各种办法优化营商环境为企业家服务。

    2019年11月1-2日,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浙江省政府在温州举办了中国(温州)新时代“两个健康”论坛。我在现场也聆听了许多著名的企业家演讲,也和部分企业家进行了交谈。总体感觉,坚持基本经济制度,从非公有制经济这一方面来说,还有许多需要进一步提升的地方,特别是社会意识形态最核心的对民营企业的认识问题,如何将法律的执行和社会根深蒂固的对所有制的认识之间的不一致进行协调的问题。如果社会整体最内心对所有制和意识形态的认识没有扭转,在社会很多治理末梢,法律难以具体触及到位的模糊地带,民营经济就会受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民营企业家往往就会内心时时处于恐慌状态。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营商环境大大优化了,但部分民营企业家还是没有安全感,甚至更不安的原因。

    霍伟东:当前最需要健全完善的仍是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上个世纪70年代,取消了人的“成份”,激发了人的活力;这次我们应该取消经济主体的“成份”,激发经济主体的活力。只有社会经济发展了,其他问题才能解决好。这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关系必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基本要求。必须坚持在党的领导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百年动摇不得。

    崔卫东: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制度。非公有制经济就业贡献比重大,大多处于充分竞争产业领域,与人民生活密切相关,融资难、资源组织难等问题突出。健全完善非公经济制度,有利于长期稳定预期,促进投资,推动非公企业家投身产业创新,参与产业治理。

    林学军:我认为,我国最需要健全完善的是如何落实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这个基本的经济制度。因为,在这个方面,总有一些左和右的思想干扰,例如,有些人反对搞民营经济,一有问题,就怪罪民营企业,要加强对民营企业的管理,甚至要将民营企业并入国有企业。另一些人认为我们是举着马列主义的旗帜,走资本主义的道路,我国改革开放是西方经济学的胜利。这些思想缺乏对我国经济建设的正确认识,不能充分认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没有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当前,公有制对我国经济发展的作用是巨大的,我国民生的重大问题基本上是靠国有企业解决,公有制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缩小贫富差距,实现共同发展的关键。但是,公有制也有缺点,例如委托代理的链条太长,管理存在盲区,因此要加强公有制企业的管理现代化,例如,实行股份制改革,参与市场竞争,堵塞漏洞,激发公有制企业的活力。另外,公有制企业在竞争性行业、私人品的提供方面也存在不足。这些行业可以交给民营企业,以市场机制调节为主,政府调控为辅,促进国民经济的稳定发展。

    进一步完善党的领导制度体系

    郭秦川:需要进一步完善的是党的领导制度体系。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党的领导制度和建设需要面对经济社会发展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新形势和新特点,也需要与时俱进,更需要用新时代的方式“掌舵航行”,引领时代发展,解决时代矛盾和突出问题,在推进和引领经济社会发展中不断持续健全完善党的领导制度。更因为无论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领导我国的一切,更加需要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夯实健全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党的领导制度体系建设。这是为国家和人民负责任的政党建设基础,是国家发展与人民谋幸福的基础和核心。

    进一步完善行政体制和政府治理体系

    王修志:当前最需要健全和完善的是行政体制和政府治理体系。这是因为,高质量发展的源动力在市场、民众,但激发动力的“钥匙”却在政府。政府权责明确、依法行政,是兑现“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地位,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以及“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提高党依法治国、依法执政能力”的制度前提。

    进一步完善法治现代化

    鞠昌华:最需要健全法治的现代化。法治现代化是现代治理体系的灵魂,有了法治现代化才能真正约束过去那些威胁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各种制度性扭曲,避免或左或右的极端思想对改革开放进程的干扰,保障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公平运行,保障社会各类主体的合法权益。

    李群:最需要的是:1、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健全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制度和法律体系,培育全社会基于法律框架的契约和守信精神;2、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健全完善民生保障制度,不断提高城乡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仓廪实而知礼节”。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3、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有效制约和监督,“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

    于晓华:最重要的是要实现依法治国和建立新的社会主义文明体系。法治是一个国家现代化的标志,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中国这方面的建设有所欠缺。同时,社会治理的基石是一个国家的信仰和价值体系。儒教价值体系如何现代化,如何和社会主义文化价值相结合,是我们需要研究和重构的重要内容。

    周彩霞:在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十三个“坚持和完善” 中,我认为当前最需要健全和完善的是以下三个方面:(1)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提高党依法治国、依法执政能力;(2)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保持社会稳定、维护国家安全(3)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只有做到这三点,才能建立一个稳定的社会经济环境,让企业家和普通民众对未来能有一个稳定的预期,从而能够安心从事各项经济活动。只有真正实现“稳预期”,才有可能实现“稳投资”“稳消费”,进而实现“稳增长”,国家才能实现长治久安。

    进一步完善收入分配制度

    孙月平:我认为最需要健全完善的是收入分配制度,核心是解决公平与效率问题。当前的重点应是更加注重公平,特别是住房等财产收入差距不断拉大带来的问题。一个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社会是不可能稳定的,政府治理必须持续地通过反腐败、税收调节、促进就业、社会保障等手段缩小社会分配差距,扩大中产阶级队伍,这是一个长期的艰巨的任务。

    进一步完善统筹城乡的民生保障制度

    郑登元:人民群众感受最直接最相关的就是每天的生活,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因此坚持和完善统筹城乡的民生保障制度应该是最关键的。尽管目前民众整体而言,已经大致过着美好的生活,但是他们仍有对高质量发展的期待。教育:中小学教育没有办法获得普适性、均衡发展,学区房抢破头,异地工作者的小孩教育问题。医疗:尽管我们的医疗体系对民众的保障也是相当良好,但是普遍大医院仍是挂号难,药品疫苗的安全没有办法得到民众的信心。住房、就业保障、食品安全等,关乎民生的问题,应该是民众感觉最直接的。

    进一步完善现代财政体系

    姜丕军:当前最需要健全和完善的制度是现代财政体系的建设。也就是说,政府通过税收和债务带来的资金积累到底用在什么地方,是否透明等,这是关键问题。传统上,财政资金更多地用在产业和企业建设上,忽略了经济托底、民生投入等领域,结果导致产能过剩、创新能力不足以及民生短缺和贫富差距大等后果,财政没有起到托底和二次分配的作用。所以,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需要将建设性财政转变为公共性财政,政府与市场各自归位,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发挥有效政府作用。

    盛文军:当下,就金融层面而言,结合未来“十四五”发展规划,构建现代金融治理体系关键在于重点做好以下六方面工作:一是进一步加强金融总体规划,统筹建设和科学监管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二是着力建立健全金融法治体系。三是高效推进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改革与互联互通,完善健全多层次支付体系。四是强化建立完善金融业综合统计制度和金融监管信息共享机制与平台。五是有序推进征信市场建设和信用评级行业与市场规范发展。六是顺应时代潮流,前瞻性深入开展金融科技和科技金融的研究、应用和发展规范。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