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家 观点
    陈志龙:期待中国股市迎来“希望之春”
    发布时间:2019-02-18 来源: 作者:陈志龙

    股市成了新年中国经济一朵惊艳的报春花。

    节后的第一个交易周,市场接续春节前的涨势,气势如虹地展开一波行情,驱散了市场上空盘桓已久的阴霾。股市新春的惊艳“首秀”,给人无限期待和憧憬:市场是否又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关注股市就是给中国经济添柴加油。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就曾说过,资金进入股市是支持实体经济。股市新春的复苏是个好现象,无论在政策层面还是从市场自身的内在要求看,一个阳光明媚的资本市场,对中国经济至关重要。

    资本市场异动,救市立即“出手”

    资本市场是现代金融体系的枢纽和血脉,是资源配置的中枢、价值发现的舞台和重要的政策工具。它和银行体系、汇率市场一样,是大国战略的核心,现代国家治理的关键。市场经济越发达,资本市场的重要性越凸显。

    过去200多年,华尔街为美国工业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本血液,随着美国经济发展而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特别是近几年,尤以美国道琼斯指数逾万点为甚,财富效应提振了美国国内经济。美国人可能没有多少银行存款,但不能没有401K基金——美国人的钱主要在股市里,所以政府可以关门,但股市一跌就炸锅。

    华尔街的历史,让我们认识到资本市场对于一国金融体系和经济增长的重要性。在为美国经济输血的过程中,华尔街也经历了很多磨难,但每一次它都能表现出危机管控能力和修复能力。次贷危机发生后,当资本市场面临严重信用危机时,美联储立即承担起作为最后贷款人的角色。去年12月27日,美国股市盘中暴跌,三大股指一度跌幅近3%,“金融市场工作组”立即出手。在华尔街,它有一个更为直接响亮的名字:“跳水救护队”。在市场出现异常波动时,“跳水救护队”进场干预,努力实现“在线修复”。

    只要有助于金融市场稳定,有助于恢复信心,各国“救市指挥部”都会立即出手。日本央行的逆周期调节,是另一块“他山之石”。日本央行自2002年开始持有本国优质股票资产,并于2010年大幅增持ETF。截至2018年末,日本央行股票及ETF持有量占央行总资产约4.39%,占交易所总市值约3.7%。

    金融市场安全,提到国策层面

    与有200多年发展史的华尔街相比,中国资本市场才走过20多年历程。无论是基础制度建设、投资者结构还是监管能力建设,中国资本市场还都带有“新兴+转轨”的特征。

    纵观国内外资本市场发展史,从经验和教训两个方面证明,资本市场的稳健运行,必须依托于央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与金融稳定机制。尤其是在金融市场不断深化,交叉性、跨市场金融工具广为运用的市场环境中,各类金融风险极易关联共振,股市、汇市、债市首当其冲,更加凸显了监管协调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资本市场特别敏感,要“前瞻性地做好相关政策储备”,对“异常波动”要有周密的风险应对预案,及早筹划,未雨绸缪,不放过任何一个风险点。

    股市从来不是一个孤岛,它是实体经济信心的标志,与汇市、债市、银行体系高度关联,告别暴涨暴跌,既要不断完善监管体制和机制,优化市场结构,又必须防范金融风险,该出手时就出手,维护市场系统性安全。

    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必须充分认识金融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切实把维护金融安全作为治国理政的一件大事,扎扎实实把金融工作做好。去年底,中央强调“六稳”的同时,首次提出“提振市场信心”,并要求“努力实现最优政策组合和最佳整体效果”。在此后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关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和金融安全能力建设的深刻论述,引起市场广泛关注。会议第一次提出了“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提出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防止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共振。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和安全能力建设,历史性地提升到了国策层面上来。

    期待中国股市,迎来“希望之春”

    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股市市值与GDP相比极不相称。当此时刻,资本市场姗姗来迟的“希望之春”,对信心重建至关重要。我们迫切需要建立一个与大国经济规模和质态相匹配的、让投资者能享受到财富效应的、有获得感和健康的中国资本市场。

    金融市场越发达,越需要提升监管水平和能力。李光耀在谈到新加坡用30多年的时间成为亚洲金融中心时说:“我们取得今天的成就不是偶然的,每一个可能出错的事都竭力避免,因此才有今天的成功……我们投入了智慧和专业技能,以及对市场的深刻理解和强烈的信托责任。”这些话语值得我们反复揣摩。现代金融市场对监管水平和危机管理能力都提出了很高要求,监管部门要深刻记取过往不断试错的教训,要有“本领恐慌”的危机感,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敬畏市场的内在规律,不断提升专业素养和监管协同能力。

    去年10月份以来,决策层直面市场困局,启动了系列紧急救市机制。针对股权质押风险,成立逾千亿的纾困资金,引入银行理财资金、长久期的保险资金、社保基金加大对股市投入。加大资本市场开放,合格境外投资者(QFII)的规模今年扩大一倍。春节前最后两个交易日,证监会针对困扰市场的突出问题,出台两大动作,一是鼓励券商进场购买股票,同时取消对两融“平仓线”的统一管控。这两个大招出台,化繁为简,抓住了主要矛盾,回应了市场关切,收到了事半功倍效果,对于流动性缺失、人气涣散的市场而言,是雪中送炭之举,对维护市场稳定和提振投资者信心居功至伟,所以节前市场以长阳报收。而春节后市场持续上涨,说明政策和共识正在形成强大的累积效应,随着更多的积极扶持资本市场的政策出台,“超调”的市场仍有继续向上反弹的动能。

    经过长期的艰辛探索,我们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努力把资本市场搞上去,对当下的中国经济转型、内需增长,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中国资本市场还处在困难时期,股市能否否极泰来,迎来一个凤凰涅槃的希望之春,仍然有待各方继续努力。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希望从第一个交易周开始,我们能踏踏实实地开启一个以实际行动推动资本市场深化改革的春天,也相信中国资本市场走过严冬后,终将迎来一个充满希望的明媚春光。

    陈志龙(南京大学长江产经智库特聘研究员、教授,财经专栏作家)

    原文刊载于《经济周刊》第18版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