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家 观点
    申斯春、蔡怀平:“高位过坎”关键在于搞好“金木水火土”
    发布时间:2018-04-19 来源: 作者:申斯春、蔡怀平

    “高位过坎”,最早由深圳于2016年提出,表现出深圳强烈的“危机意识”,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仍能够保持头脑清醒,直视面临的突出问题。

    江苏也处于“高位过坎”的境地,同样需要深刻思考在迈上更高发展台阶的同时,如何解决和避免出现的难题,如何实现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对此,我们认为,关键在于搞好江苏的“金木水火土”。

    如果把中国地图横过来看,就会发现江苏像横卧在黄海之滨的雄狮,头向东南,尾在西北,腹在黄海,脊梁在“中土”。依据“阴阳五行”学说中“相生相克”的哲学原理,分析江苏“风水运势”,我们江苏需要补一补“五行”,打造新的经济生态。

    我省实体经济占经济总量的80%以上,但缺少高端产业,制造业多处于产业链中低端位置,工业企业专利70%集中在传统产业,高新技术产业专利的80%集中在产业链的中低端。尽管科教资源丰富,但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相对较少,目前全国有近40个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江苏目前仅有位于南京江宁开发区的未来网络试验设施(CENI)。

    第一,要迅速提升区域金融中心地位“搞钱”。南京、苏州的区域金融中心地位有一定优势,但在全国而言,除了北上广深外,与杭州、重庆、成都、天津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劣势。截至2017年8月,南京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为3.2万亿元,在全国各城市中排名第八位,约为第一名北京的1/5,杭州排在第六位。从区域及实力来看,虽然南京总量排名靠后,但增速在所有城市中是最快的,2012年至2017年间的增长速度为100%,2017年位次较上一年前进一位。南京和苏州应通过进一步加强承接上海的辐射效应以及对皖赣豫的吸纳效应,快速提升区域金融中心地位。

    数字货币是货币未来发展趋势,中国应在这一前沿领域抢抓机遇,赢得先机。最近,南京大学与央行合作,联合开展法定数字货币加密算法和区块链技术课题研究,并在南京打造央行数字货币试验区,这对南京和南京大学而言,都是一次历史性机遇,建议省委省政府以及南京市政府对此加大支持力度,为南京成为全球有影响力的金融创新中心积极创造条件。

    第二,要敢于在战略性新兴产业上“烧钱”。

    一方面,深度融入全球产业技术创新链,建议积极推动10-14纳米芯片、人工智能、石墨烯、无人驾驶、虚拟现实、数字货币等新技术研发应用,支持智能家居、可穿戴设备、无人机、3D打印设备等新产品推广。大力促进商业模式创新,积极发展移动电商、社交电商等网络营销新模式,打造分布式、分享型新业态。

    另一方面,应学习北京、上海加大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申报和投入力度。2018年,北京将发布实施建设世界一流新型研发机构的政策举措,集聚全球创新人才及团队,建设北京量子信息科学研究院、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推动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布局建设和发展,承接“航空发动机”、“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等重大项目。上海将全力推进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启动建设硬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海底科学观测网、燃气轮机试验装置,加快建设上海光源二期、超强超短激光、软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活细胞成像平台等大科学设施。筹建国家实验室,集聚高水平科研机构。加快建设科学特征明显、科技要素集聚、环境人文生态、充满创新活力的世界一流科学城,推动园区向城区转变。

    此外,我省还应推进生产性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的融合发展,建议搭建生产性服务业公共服务平台,重点在创新设计、品牌培育、知识产权运营、检验检测认证等领域,打造重大平台,提升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能级,通过融合发展,助推制造业转型升级。

    第三,积极开拓渠道引导百姓“赚钱”。

    一是完善创新型创业扶持政策,吸引更多高端人才来苏创业。完善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海外人才吸引政策,聚集一批战略科学家、科技创新人才和研发团队;健全面向科技人才的投融资政策,创新人才培养机制,促进产学研有机结合;通过落户政策倾斜等,为高端人才提供良好工作生活环境。

    二是加大对青年为主体的普通群体创业扶持。针对青年创业者创业经验不足的问题,可以考虑通过建立创业导师团队,倡导创业导师以参股入股的形式,带动青年创业活动;针对青年创业者创业资金不足的问题,建立创业专项扶持基金,对于评选的优秀创业项目,政府给予资金支持,形成个人、政府和商业银行三方风险分担机制。

    三是推进创业平台建设。完善前孵化器、加速器等孵化育成体系,加快建设一批“双创”示范基地和科创小镇建设,积极引导推行“互联网+创业”新模式,促进商业模式的创新与应用。

    四是打造专业高效服务体系,营造有利于成功创业的社会环境。减少各类审批手续事项,加快推进业务经办信息化建设,缩短审批时限,进一步为企业松绑,调动劳动者创新创业的积极性。推进江苏特别是苏北地区乡村旅游客栈民宿建设,也是拓宽当地致富的重要渠道。

    苏北目前杨树种植面积约1400万亩,占全省林木覆盖率的59.1%。杨树资源构成了我省森林资源的主体,同时其面积和蓄积量也均位居全国第一。随着规模的扩大,以及种植结构单一等原因,病虫害爆发和春季飘絮成灾,出现了严重生态问题。

    建议结合当地实际情况,通过增加名贵树木、木本油料树木等方式对原有林木种植结构进行替代性改造。木本油料可替代转基因大豆油,市场前景看好,国务院和省政府都发过文推广,但落实力度不大,亟需加强引导。在对原有林木结构改造过程中,可将本土桑槐榆柳树种与碧根果、欧洲红栎等外来树种相结合,一方面增加生物多样性,另一方面丰富绿化景观,成为发展生态经济的抓手。

    城市园林绿化要由单一追求常绿树种,改为追求多姿彩、有收获感的树种,实现“五有”:即春有花、夏有荫、秋有果、冬有阳、鸟有巢,使广大市民感受到四季之变化,生活之美妙。

    建议学习福建、广东等地依托“老水库”积极打造森林小镇经验,推进江苏“老水库”、“废弃采石场”出新植绿工程。福建安溪森林小镇全国知名,广东去年推出12个森林小镇示范镇,这些森林小镇大多是依托老水库开发改造而成。江苏全省约有900座水库。水库在防洪、拦沙、灌溉、给工业园区供水,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存在一些“老水库”,由于年久失修,既存在安全隐患,也降低了其原有功能。对这些“老水库”进一步维护开发,并与建设森林小镇相结合,能够促进当地生态改善,并带动旅游等相关产业的发展。

    对“老采石场”进行开发改造,也是转“害”为“益”,提升景观的一条重要路径。据不完全统计,江苏全省约有3000个采石场,南京约有400个采石场,这些采石场中有一部分山体曝露,象“疮疤”一样,既危害环境,也易造成自然灾害的风险。象睢宁吴山采石场汉代就有,可开辟为景点。建议对“老采石场”进行统计调查,进行清坡、覆土、复绿、植树,并与景观设计相结合,使其“旧貌换新颜”。广东韶关一些采石场,请雕刻大师在巨石上雕刻艺术字,周边植以梅花树,昔日令人望而却步的“老采石场”变为如今“韵味十足的新景致”,成为市民旅游度假的好去处。

    江苏从南到北有长江、淮河、沂沭泗三大水系,承载了上游200万平方公里流域的客水,是名符其实的鱼米之乡。但是自2007年太湖蓝藻事件爆发,江苏的水出现了“臭名”,一系列生态危机事件相继爆发,并导致了严重的社会问题。

    对此,要学习浙江、广东等省生态文明建设经验,开展“美丽江苏”行动,使江河湖海恢复到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水平。统筹考虑三大水系域相关地市的生态环境、产业以及财政能力等不同情况,分类施策。要将更多城市纳入全国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试点,协同推进截污纳管、河道清淤、工业整治、农业农村面源污染治理、排污口整治、生态配水与修复等六大工程,积极整治小微水体感官污染,完善河长制,加强湿地保护,加快城镇污水处理厂一级A排放达标改造,全面消除“黑臭河”。

    推进三大水系生态建设,要加强省际间的区域协同治理。建议学习广东主动对水系上游给予生态补偿的做法,与相关省份对接,建立协调机制,建立跨行政区域的生态补偿机制和污染处理协调机制,推动建立三大水系流域跨界断面水质考核标准和跨省生态补偿机制,从根本上解决过境客水污染问题。

    谈水不能忘记我们江苏拥有的1000公里海岸线和3.75万平方公里的海域,更不能忽视我们在海洋经济与广东、山东等省的差距。2017年,广东海洋生产总值达1.75万亿元,占全省生产总值的五分之一,连续22年居全国首位;山东约1.4万亿元,居全国第二位;我省约为0.8万亿元,与广东、山东还有较大差距。建议放大南通作为首批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的效应,提升盐城、连云港海洋经济的发展规模。

    积极争取早日开工京沪高铁东线,利用黄海沙脊群资源吹填“中国第三大岛”,为江苏沿海“洼地崛起”创造新条件。根据国家规划,2030年前也许更早些,京沪高铁东线(沿海大通道的一部分)将要贯通。沿海大通道江苏段主要经过连云港、盐城、南通,届时连云港到北京和上海将仅需1个多小时,这为江苏沿海地区发展岛屿经济开辟了新的人流、物流大通道。

    建议尽快提升江苏岛屿经济,特别是岛屿旅游经济的发展地位。

    一是充分开发前三岛等现有岛屿。与福建、浙江沿海为侵蚀海岸相比,江苏是沉积海岸,因而岛屿相对较少,因此利用好现有岛屿如连云港前三岛等资源更显珍贵,如不加紧开发,并增住居民,可能会被山东省争去。

    二是开发黄海辐射沙脊群资源。据悉,受特定潮流环境影响,江苏沿海中部形成了约2.5万平方公里的呈辐射状的海底沙丘群(约相当于江苏面积1/4,台湾岛或海南岛的2/3),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辐射沙脊群——南黄海辐射沙脊群,该沙脊群是宝贵的土地后备资源,沙脊群间的深水潮流通道是重要的天然海港港址资源,如果能够利用辐射沙脊群建设人工岛,将成为“中国第三大岛”,对国防建设、增加土地资源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价值。依托深水潮流通道建设海港,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江苏缺乏大型港口的问题[1]。

    “水”文章还包括航运方面,建议推进南京全国内河航运物流中心建设。

    随着长江中上游实施“645工程”,即“武汉至安庆6米、武汉至宜昌4.5米”长江深水航道整治工程,武汉航道可通行万吨级货轮,武汉拟打造成为全球货物分拨转运中心。

    目前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初通南京,5万吨级海轮可全天候直抵南京、10万吨级可乘潮通达南京,南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海港城市”,其战略地位再次提升,成为长江流域江海转运的重要节点,在“一带一路”中连接海港与中欧班列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具备成为全国内河航运中心的基础和条件。

    江苏人历来稳重有余,闯劲不足,与广东、浙江等地相比,创新之“火”的温度不高,需要在加大科技投入、推进科技成果转化体制机制等方面补“薪”加“炭”。

    科研投入方面,2017年深圳、上海的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比重分别为4.13%,3.8%,而苏州占比仅为2.8%,南京2018年争取到3.1%,合肥2017年已达3.15%。

    科研主体方面,目前江苏拥有高新技术企业数达1.3万家,约占全国1/9;企业设立研发机构数、研发机构人员数和机构经费支出额三项指标均居全国首位。但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江苏现有创新仍存在关键性短板,如缺少世界一流的大学和全球知名的科研院所;企业结构中缺少“顶级掠食者”,具有全产业链控制力的领军型企业缺乏;原创性重大成果不足,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成果较少,PCT专利申请量仅达到深圳市的1/5。

    企业应成为创新主体,而不是政府包办替代。江苏在市场配置创新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上发挥不足,集中体现在企业创新主体作用未充分发挥,与深圳创新4个90%(90%的研发人员、90%的研发机构、90%的科研投入、90%的专利产出都来自企业)差距甚远;社会在创新资源配置中的辅助中介作用不强,部分中介服务机构是从政府部门衍生而来,“官办”色彩浓厚,不仅配置创新资源的效率很低,还会进一步加剧资源错配。

    除了加大科技创新投入,改革科技体制机制外,积极争取国家重大科技项目,吸引高端人才,应是重要的发展路径。可以重点考虑发达国家,特别是德国等欧洲国家大学或研究机构的实验室“连人带院”整体为我所用。深圳着眼全球加大开放创新布局力度,出台专项计划,支持企业和机构在美国、欧洲、加拿大等创新资源高度密集地区,2017年起规划建设10个海外创新中心,构建国际协同创新平台,集聚全球创新能量。

    平台是整合资源的重要承载,当前各省市都非常重视平台的搭建和利用。G20峰会、世界互联网大会给浙江带来了巨大影响力以及经济“红利”。“一带一路”西部沿线省市纷纷利用政策优势及地缘优势,积极举办国际性会议,扩大影响力,获得更多的商机。2017年陕西相继举办丝博会、欧亚经济论坛、杨凌农高会、陕粤港澳合作周、首届世界西商大会等高规格的会议,成果丰硕。

    江苏可利用自身优势搭建一些平台,比如:

    (1)构建国际协同创新平台。着眼全球加大开放创新布局力度,出台专项计划,支持企业和机构在美国、欧洲、加拿大等创新资源高度密集地区,规划建设海外创新中心。

    (2)建设“云上江苏”平台。强化信息资源深度整合,打破信息孤岛和数据壁垒,建成统一的全省综合信息数据平台,推进各类数据实时接入、开放共享,实施智能交通、智慧教育、智慧医疗等信息惠民工程。

    (3)组建省属国企专业化住房租赁平台,推动建立购租并举的住房制度。

    (4)设立境外江苏商品展会平台和名优商品展销中心。

    (5)建设江苏各地名小吃“走出去”平台。

    (6)完善全省食品安全信息追溯平台。

    注[1]:关于黄海辐射沙脊群的开发研究,2010年南京大学联合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等单位申报了国家海洋局海洋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课题。该课题于2014年结题,出版了《南黄海辐射沙脊群环境与资源》等成果。该项研究总结了南黄海沙脊群变化现况,全面地评价了海岸、滩涂、水动力、海洋生物、港口航道等资源,探讨并提出人、地和谐相关的开发途径,灾害防御与生态环境保护所需遵循的原则。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