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家 观点
    张月友:中美贸易战将走向何方?
    发布时间:2018-03-28 来源: 作者:张月友

    美国总统特朗普22日中午在白宫签署针对中国的总统备忘录,宣布基于“301调查”结果,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高额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和并购。针对美国挑起的贸易摩擦,中国立刻做出反击。3月23日上午7点,商务部根据世贸组织《保障措施协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相关规定,发布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拟对自美进口部分产品加征关税。受贸易战一触即发的影响,金融投资者避险情绪急剧上升,资金纷纷撤出股市,全球证券市场全线收跌。中美两个主要当事国证券市场表现更是如此。美股周四、周五连续下挫,标普两日共下跌103点,纳指下跌265点,道指下跌993点,其中,道指两日跌幅最大,超过4个百分点。中国A股猛烈震荡,截至周五收盘,超过400家股票跌停,跌幅超过7%的个股高达1381家,上证指数下跌超过3%,创业板指跌幅超过5%。可以说,虽然本次贸易战发端于美国政府,贸易博弈发生于两国政府之间,但受其影响,全球大量上市公司已损失惨重,大量股民已率先“阵亡”。由于股市是市场经济国家经济晴雨表,而且贸易战对外向型发展国家伤害更大,并可能推动全球经济基本面由复苏转向滞胀,中美贸易战后续走向受到万众瞩目。

    一、“301条款”及本次调查结果

    根据法律依据不同,国际贸易救济措施分多边措施和单边措施。依据国际法,在WTO框架下实施的贸易救济措施为多边措施,包括常见的反倾销、反补贴和保障措施等。而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除了使用多边措施限制他国产品出口外,还往往以其国内法为依据,对贸易伙伴实施贸易救济和制裁措施,这种措施则为单边措施,包括欧盟的《2008/101/EC号指令》、美国“337条款”等。相对于单边措施的“傲慢自大”和“漠视他人”,多边措施通常被认为是解决贸易纠纷的较好方式。197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贸易关税法,宣布美国可以单方面认定其它国家的贸易行为是不公平、不公正或不合理的,并由此展开贸易报复,这就是著名的号称美国贸易保护核武器的“301条款”。之后,美国国会又对这一方案进行了多次扩展性地修订,衍生出了特别“301条款”和超级“301条款”。其中,“超级301条款”通过确定外国的不公平贸易做法和重点国家,加强美国在与这些重点国家进行贸易磋商的谈判力量,旨在为美国寻求开拓国际市场的突破口。而“特别301条款”专门针对知识产权而制定,通过和没有为知识产权提供充分有效保护的国家和地区进行谈判和制裁,迫使相关国家采取相应措施检讨和修正其政策,旨在为美国知识产权、创新和技术开发提供更充分、有效的保护,使美国权利人能够从其创造发明中更多的获益,更好地巩固美国在全球贸易竞争中的领导者地位。世贸组织的《知识产权协定》也是仿照美国的“特别301条款”制定,它是美国“特别301条款”的国际化、扩大化和系统化。不同的是,世贸组织的《知识产权协定》属于多边贸易协定,而美国“301条款”属于典型的攻击性单边措施。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后,由于多边主义压倒了单边主义,美国很少再使用“301条款”措施,使得这项具有威慑效应大、惩罚时间长、单边主义凸显特点的“301条款”实际上长期处于休眠状态。

    但这一状态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得以改变。2016年8月14日,美国决定对中国发起“301条款”调查,主要针对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有关的法律、政策、做法或行为,重点调查中国企业是否“涉嫌侵犯美国知识产权和强制美国企业做技术转让,以及美国企业是否被迫与中方合作伙伴分享现今技术”等议题,意味着“301条款”的复活(何力,2017)。[i]根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于2017年年底完成301调查报告。又根据2018年3月22日发布的《美国有关301调查的行动总统备忘录》,调查支持以下结果:

    首先,中国使用外国所有权限制,包括合资要求,股权限制和其他投资限制,要求或迫使美国公司向中国实体转让技术。中国也使用行政审查和许可程序来要求或压力技术转让,这尤其破坏了美国投资和技术的价值,削弱了美国公司在全球的竞争力。(指责中国的不公平技术转让制度)

    其次,中国对美国企业的投资和活动施加了大量限制和干预,包括限制技术许可条款。这些限制剥夺了美国技术所有者能够讨价还价并为技术转让设定基于市场的术语。因此,寻求技术许可的美国公司必须按照不公平地支持中国受援国的条款这样做。(指责中国的歧视性许可限制)

    第三,中国指导和促进中国企业系统性投资和收购美国公司和资产,以获得尖端技术和知识产权,并在中国政府工业计划视为重要的行业实现大规模技术转让。(指责中国的对外投资政策)

    第四,中国对美国公司的计算机网络进行未经授权的入侵和盗窃。这些行为为中国政府提供未经授权的知识产权,商业机密或机密商业信息(包括技术数据,谈判立场以及敏感和专有的内部商业通信)的访问权限,并支持中国的战略发展目标,包括其科学和技术进步,军事现代化和经济发展。(指责中国非法入侵美国商业电脑网络盗取知识产权及敏感商业信息)

    二、美对华“301调查”背景及其使用历史

    1. 美对华“301调查”有其特定的国际贸易和宏观经济背景

    与1929年大危机后各国之间关税战、贸易战和货币战愈演愈烈类似(吕博,2009),[ii]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为了对抗经济衰退,提振本国就业,很多原本崇尚自由贸易的发达国家纷纷转向贸易保护,尤其是逆全球化思潮在欧美国家大面积快速蔓延和流行。典型表现有,欧盟内以民族主义、仇外和威权主义为重要特征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普遍崛起;认为全球化尤其是欧洲一体化给本国经济带来了负面影响,英国举行了脱欧公投;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在欧洲各国遭到强烈抵制;美国更是采取了众多与全球化相悖的回缩行动;欧盟、美国、日本相继发声不承认中国获市场经济地位,为中国产品贸易竖起政治壁垒。等等。

    特朗普上任以来,实施了“宽财政”和“紧货币”的经济政策组合,推动了税改政策出台和货币政策加速正常化。虽然美国经济表面上还在继续上行,但由于减税增支将导致美国财政赤字继续增加,而美国2018年1月份的贸易赤字又进一步扩大至2008年10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从而,美国双赤字恶化成为特朗普任期的主要经济问题。这给美元造成伤害,使得自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宣誓正式就职以来,美元及其对人民币汇率一直呈现下跌趋势。更重要地,美元贬值并没有改善美国的出口继续恶化形势(2017年,中国总体商品贸易顺差虽然收窄17%,但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还扩大了10%),这令特朗普宣布缩减贸易逆差的目标更加难以实现。迫于多重压力,考虑启用上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官员作为其贸易代表,对外采取贸易战策略,通过强势谈判为美国争取更大的对外贸易市场份额成为其现实的备选项。

    2. 美对华使用“301调查”的历史

    上世纪90年代至今,美国对中国实际上已经发起过5次“301调查”,其中3次都是针对知识产权领域发起的“特别301条款”。梳理这三次中美知识产权领域的贸易纠纷处理结果发现,所有的争端最终都以签订中美市场准入或知识产权备忘录和协议而告终。作为成果,中美双方在1992年、1995年、1996年签订知识产权方面的谅解备忘录,中国承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先后修订了《专利法》、《商标法》,颁布《反不正当竞争法》等(大白新闻,2018)。[iii]

    3. 美对其他国家使用“301调查”的历史

    美国“301条款”和“301调查”不仅对中国有效,使用在其昔日的盟友身上也同样有效,特别是针对紧随美国之后的第二经济体更加有用(张凡,2017)。[iv]比如,上世纪60年代初,美国曾利用“301条款”的前身“252条款”报复了崛起中的欧共体。欧共体曾向关税与贸易总协定提起申诉,结果以美国获胜而告终。而截至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美国贸易代表总计向日本发也起了二十余例“301调查”,结果均使得日本政府做出相应让步。此外,美国对韩国、巴西等国在知识产权领域也发起过“301调查”,均未尝败绩。

    三、结论与展望

    1.美国单方面对中国发起的“301调查”违背了基于国际法和WTO框架的多边贸易规则,不得人心,理应受到国际谴责和以牙还牙的对等报复。

    2.美国此次挑起的贸易摩擦有其特定的经济和贸易背景,并非特朗普只为单纯赢得中期选举而作的政治秀。从一开始就应是有备而来,而且是对中国有恃无恐的赤裸裸的挑衅、恐吓和敲诈,不尝甜头,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和充足的预案准备,必要时对相关企业做好贸易预警工作。

    3.总结美国“301调查”的四点关切,无非是要求中方在知识产权领域增加对其的立法保护或修改和给与其市场准入的公平的国民待遇。要洞悉美方具体诉求,摆事实说道理,阐明中国近5年特别是近一年来在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方面所做的诸多努力,并重申中国不怕贸易战,贸易战的结果只会是两败俱伤。要避免将两国贸易矛盾扩大化,进而延伸到其他领域。

    4.发达国家对我祭出“贸易战”只是为了增加谈判筹码,并非美国目标,更非中国所想,但纵观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贸易战,最终都以一方做出更大的让步达成协议而结束,此次应该也不例外。因此,我们应该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对于国内立法和执法与涉及贸易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的国际标准不一致的地方,可以和美方协商达成一致。对其他由于美方依据单方面法律提出的无礼要求,要坚决果断予以拒绝和回击,避免无原则的让步,以免致使美方后续继续使用“301大棒”对我进行无节制地敲诈和勒索。

    5.立足贸易战影响,关注下半年我国出口下降可能给宏观经济带来的困难,适当下修今年经济展望,并适时将国内防范金融风险的工作重点转移到预防房地产泡沫破裂上来。继续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大力发展服务业,扩大内需。继续解放思想,扩大开放,积极拓展其他国际出口市场。

    [i]何力.美国“301条款”的复活与WTO[J].政法论丛,2017(06):3-11.

    [ii]吕博.贸易战争[M].中国经济出版社,北京:2010年.

    [iii]大白新闻.美国对中国已发起六次"301调查" 前几次结果如何? [DB/OL].http://news.163.com/18/0324/15/DDM3F4OF0001875N.html,20180324.

    [iv]张凡. 美国与昔日盟友的“301较劲史”[N]. 中国贸易报,2017-09-28(008).

    原文刊载于《新华日报》2018年3月28日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