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家 观点
    程俊杰:江苏构建自主可控现代产业体系的产业重点与实施路径
    发布时间:2021-02-04 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作者:程俊杰

    加快构建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的现代产业体系,勇当我国科技和产业创新的开路先锋,是“十四五”时期江苏“争当表率、争做示范、走在前列”的工作着力点和突破口。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家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若干重大问题》中指出,自主可控主要针对的是关系国家安全的领域、节点和重要产品。对于江苏来说,应尽快明确强化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的产业重点,为国家建立产业备份系统探索实施路径。

    01
    构建自主可控现代产业体系应聚焦影响力和感应度双高产业


    当前,加强产业的自主可控实际上指的是在全球化背景下提升产业的影响力和控制力,这是一种高效、开放的自主可控,不应该也不可能是针对所有产业而言,只是对于那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点行业的要求,例如,我国提出加快半导体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事实上,世界主要国家的半导体都在以自主可控为发展目标,德、法、西等十余个欧盟国家已经签署了大力投资处理器和半导体技术的联合声明。从产业关联的角度来讲,重点产业的选择标准就是国民经济产业体系中一部门的变化会对其他部门产生较大影响的产业。因此,江苏构建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的现代产业体系的基本策略应是着力提升影响力高、感应度高的产业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尤其是利用新型举国体制聚焦这类产业中的基础性、工具性细分领域和重要产品,加快进行国产替代和关键核心技术突破。

    通过对投入产出表的分析,江苏产业影响力系数和感应度系数分别处于(0.4-2)和(0.3-5)区间范围内,识别出两大系数均大于1的大类产业视为双高产业。

    江苏影响力高的产业大多集中在传统制造业部门,对国民经济和社会生产具有较大的拉动和辐射作用。主要包括金属矿采选产品、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交通运输设备、电气机械和器材、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服务、通用设备、金属制品、其他制造产品、仪器仪表、专用设备、建筑、燃气生产和供应、木材加工品和家具、纺织品、非金属矿物制品、纺织服装鞋帽皮革羽绒及其制品、化学产品、造纸印刷和文教体育用品、非金属矿和其他矿采选产品、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

    感应度高的产业大多集中在传统服务业部门,由于社会需求较大,对国民经济各部门的发展具有很强的制约作用。主要包括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化学产品、金属矿采选产品、煤炭采选产品、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金融、租赁和商务服务、农林牧渔产品和服务、批发和零售、金属制品、造纸印刷和文教体育用品、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产品、燃气生产和供应、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纺织品。

    由此可见,江苏影响力高和感应度高的产业大多是产业链上游、提供中间产品的基础产业,包括造纸印刷和文教体育用品、金属制品、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金属矿采选产品、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燃气生产和供应、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纺织品。结合主营业务收入、创新资源、龙头企业、投资与技术前景、政策力度、投资热度、市场容量等指标分析,“十四五”期间应重点聚焦核心信息技术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智能电网产业、高端纺织产业、集成电路、新材料等领域强化自主可控能力建设。

    02
    以产业链协同加快构建自主可控现代产业体系的着力点


    1.制订传统产业创新计划

    从国内外经验来看,对一些重点产业链、供应链具有较高影响力、控制力的领军企业很多都处于传统产业或者是从传统产业创新升级而来。当前,包括江苏在内我国财政支出的创新资金绝大多数投向了高技术的新兴产业。但应看到,创新没有唯一的最佳方式,创新也并不只发生在高技术领域或主要通过研发实现,不应排斥或歧视低技术的传统产业在开发新产品、改善工艺、流程、功能等方面做出的创新努力,更要鼓励传统产业加强关键核心技术的攻关。可以借鉴德国补贴创新产品、工艺和服务的经验,尽快制订传统产业创新计划,鼓励传统产业更高效、快速的吸收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新成果来影响市场;鼓励传统企业围绕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先进基础工艺、关键基础材料和产业技术基础开发关键产品;鼓励传统企业围绕重大装备、重点领域整机的配套需求,重点发展一批高性能、高可靠性、高强度、长寿命、智能化的基础零部件。

    2.支持中小企业创业创新

    从生命周期来看,中小企业是领军企业成长的必由阶段,甚至很多领军企业本身就是中小企业。由于自主可控重点产业领域专业性很强,特别是数字经济时代技术更新、产业业态模式迭代速度进一步加快。社会各界对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认识较难,难免会对有可能成长为领军企业的中小企业支持不力甚至“错杀”。因此,除了要加强对各级党政干部开展相关培训、加大社会普及宣传力度外,更重要的是从企业培育成长的一般规律入手,避开产业技术性壁垒,转变发展思维,即从支持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发展转向支持中小企业创业创新。构建中小企业全生命周期创业创新支持机制,如制定中小企业创新研究、技术转移、创业合作等扶持计划,通过鼓励兼并重组、融资支持等推动中小企业创新成果技术成果产业化,引导中小企业向“专精特新”方向发展等。超前布局前沿科技研究及产业化应用,鼓励中小企业参与产业链协同创新项目。制定促进首台套(首批次、首版次)产品应用的政策措施,落实包容审慎监管制度。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要发挥政府订单和数据的牵引驱动作用。重点要解决两大问题:一是青睐大企业轻视中小企业。调研发现,由于信息不对称,各级政府在招投标过程中为了规避风险往往设置种种门槛限制中小企业参与政府采购。这其实是有一定的认识误区,中小企业并不一定是资质差、实力弱的企业,相反很多中小企业为了生存、成长、做品牌会尽心尽力提供采购服务,而大企业也并不全是资质好、实力强的企业,很多大企业利用掌握的资质和与政府部门间良好的关系中标后立刻转包、分包的现象也频繁发生。江苏可以对政府采购招投标政策进行进一步完善,例如,对于不同的采购项目采用不同的招投标标准,鼓励大企业与中小企业联合投标,专门面向中小企业采购的年度预算占比30%以上等。二是青睐本地企业轻视外地企业。基于“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理念,很多最后中标的企业都是本地企业,这实际限制了竞争,反而不利于本地企业成长。事实上,破除这种地方保护不仅可能有利于政府获得更好的采购服务,而且还可能有利于招商引资带动相关产业链的壮大。调研了解到,省内很多高科技企业因为外地的项目需求而在外地设立分部甚至整体迁移。另一方面江苏要通过数据公开进行供给牵引。政府的优势不在于专业能力,而在于整合能力,整合的基础就是掌握了大量的数据资源。目前,政府的很多数据都是非公开的,很多企业、产业的发展都受数字资源的制约。不应该将保密需求进行泛化,可以通过梳理、评估适当扩大数据公开的范围,反而可能会促进某个产业、领军企业的培育。

    3.加快产业园区整合提升

    一是进一步完善产业园区配套服务功能。以产城融合、绿色发展大力推进园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引导产业项目向园区集中。二是开展老旧工业园区有机更新。建设提升小微企业园,深化各类产业平台整合提升,形成以国家级平台为龙头的平台体系。三是提升产业园区的管理与服务。园区是产业集群的重要空间载体,要紧紧抓住江苏自贸区建设的契机,推进管理、制度与服务创新,严格实施负面清单制度,有效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强化对全球高端和创新性生产要素的吸引和集聚。四是加强园区共建力度。共建产业园区是区域产业协同发展的有效载体,探索合理高效的共建模式,有利于发挥集聚和辐射效应,打破行政壁垒和地方保护,促进生产要素跨行政区配置和形成统一市场。

    程俊杰 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特任研究员 江苏省社科院副研究员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