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家 观点
    陈志龙:庞氏融资和影子银行清算已经开始
    发布时间:2020-06-15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陈志龙

      尼古拉斯.塔勒布在他著名的《黑天鹅》一书的开头这样定义黑天鹅事件:意外性、稀有性、极大的冲击性和事后的可预测性。最近,金融市场的“黑天鹅事件”再度频飞。老牌上市公司安信信托3月份“因重大事项存在不确定性风险”,向上交所申请股票停牌,随后连续发布五次停牌公告。随着监管部门介入调查,安信信托逾百亿信托产品兑付逾期、项目踩雷、业绩跳水等浮出水面。深陷困境的安信信托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复牌后股价连续跌停。

      安信信托是目前A股仅有的两家以信托公司为主体的上市公司之一,也是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信托公司。这一事件余音绕梁尚未解决,最近又传出四川信托因大面积的项目踩雷和产品兑付逾期“出大事”了。上周五,众多投资者集聚四川信托总部成都川信大厦讨要说法,负责接待的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称,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遇到流动性困难,在考虑处置资产和引进战略投资者。他对投资人说,公司账上已经没有一分钱,5月份拆借了9亿元已经消耗光,连总部所在的川信大厦也早已抵押出去了。一家大型金融机构沦落到此番田地,对投资人来说也是“活久见”的事。

      作为大类资产管理行业,在国家降低整体杠杆率的政策导向下,信托业因从事的业务范围较广,资本金要求低、业务模式较为灵活,项目利润率高,近年获得了超常规的快速发展。特别是通过与地方政府平台类项目的合作,一家中型信托人均利润甚至是国内头部银行业的数倍。因其特殊的激励机制,一些项目负责人做两单业务就能实现财务自由,可以退休了。

      在行业的快速发展和市场的激烈竞争中,行业门槛不断降低,风控日渐粗放型,以至出现什么资产都可以证券化、信托化、通道化的。过去几年间,不少信托产品、理财产品销售的都是正规银行信贷无法做的过量债务堆积的四线城市的房地产项目、还有一些资产失真,管理层无法真实穿透,“臭鱼烂虾都打包在内”,这些有毒的高风险通道类产品,项目现金流和收益都不满足信贷市场的授信要求,但是通过涂脂抹粉的包装,居然可以通过信托和银行理财来实现“通道融资”。

      在货币宽松和大面积资产荒的年代,由于流动性的极度宽松,少数钱多人傻的中小法人银行打着“做大资管、做大通道、做大表外、做大投行”的四大战略,盲目开展委外业务,把卖理财产品融来的体系内外资金高进高出“配”表外资产,看上去表内加表外的资产规模“肚子”鼓得很大,但“一肚子草、甚至都是气”。大量资金在非实体部门空转,一些传统信贷无法逾越的项目通过绕道信托或者其他通道,轻松获得资金,尤其以民企类、市政项目和房地产项目为最。唯一的诱惑在于,双方都敢开高价。前几年三四线城市房地产信托融资,资金成本都在15%左右。

      当一个行业所投项目大部分没有现金流覆盖,而是通过不断的再融资实现现金流时,最终就演变为一场庞氏融资,其风险不言而喻。当规模足够大,分散的个体风险累积到市场所不能承受的极限时,必然出现“安信”和“川信”这样的“末日轮事件”。那些飞蛾扑火的资金瞬间灰飞烟灭。应验了西方的“火鸡理论”:“喂你投食的那只手可能是最后拧断你脖子的那只手”。因囿于经济环境和下行风险加大而一再延长过度期的资管新规,年底终将落地。某种意义上说,两起信托风险事件的出现,说明对庞氏融资和影子银行的清算已拉开序幕。

      2019年,银行业飞出三只“黑天鹅”。若干年后回头看,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历史的峡口,是一个重大事件。特殊年景里,货币和监管当局以快刀斩乱麻的动作雷霆出击,央行、财政(中央汇金)、宇宙行和地方以洪荒之力,尽最大可能降低其对市场的冲击,全力维护金融稳定。从包商恒丰到锦州,三家小银行因为外部人资本挪腾的控制术和少数人极度贪婪的内部人控制,暴露了中小银行在公司治理上致命的短板。今年以来,疫情加剧经济下行风险,中小银行资产质量进一步劣化。

      中国有句老话,水落石出。而今年以来的几轮货币洪峰充裕的流动性短时间淹没了风险的礁石,但累积的问题并没有消化。在中小银行获得喘息之机,近年来狂飙突进的以信托为代表的通道和资管类非银机构却一头撞到了挡风玻璃上而鼻青脸肿,满脸是血。这既是必然,又是宿命。

      通道类业务没有资本金约束,有了牌照,行业就没有门槛,可以闭着眼睛盲目加杠杆,理论上“可以想做多大做多大”,可以做到无穷大。一些看似高收益三四线城市房地产项目,因市场持续低迷,相当一批项目沦为庞氏融资,一些市政类项目抵押物都是形同虚设,不符合标准,甚至公益用地、医院、公园、人行道、大妈跳街舞的空地,都拿来抵押包装成理财产品信托产品去卖。等项目所筹资金消耗光,再融资无门、市场彻底断流,大面积违约出现,信托踩雷就成躲不掉的“宿命”。

      过去几年间,因为没有资本金约束,盲目加杠杆发展,超出安全边际一路疾驰的信托机构系统的脆弱性增大,必然出现如安信、川信“账上已经没有一分钱”的猝死事件。它们死于持续过度兴奋、膨胀失控后严重的大失血。这也说明,以信托业的野蛮发展,通道类业务的失控,已构成中国影子银行风险的重要环节。如不引起高度重视,极有可能重蹈上世纪90年代信托业的风险,甚至会触发系统性风险的引信。

      英国学者尼尔。弗格森在欧债危机后的一篇文章中说,每一场危机都把我们推向金融世界中“伟大的死亡边缘”。大规模的物种灭绝几乎定期发生在地球生命的演化历史中,像寒武纪末大灭绝造成90%的地球物种消失,或者白垩纪第三纪的灾难造成的恐龙灭绝。如果说这种自然界的“伟大的死亡”是因为气候变化破坏了全球的自然环境,而金融机构的“伟大的死亡”往往是因为一场人为的灾害缓慢而痛苦地改变了金融体系和秩序。这可能才是问题的本质所在。

      近年来,金融系统不同板块的跨市场风险事件给我们以深刻的警示。金融体系的跨市场风险、以及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是紧密关联的复杂有机体,所有的正反馈和负反馈机制都是相通的。次贷危机后,美国人说金融体系就像是水泵房内的动力学结构图,而不是会计手中简单的资产负债表。当然,它也不完全按照液压物理学规律运转。它就像到处都是水管、锅炉和储水罐的复杂迷宫,液压阀、水管装置和辅助泵无所不在,并彼此精巧地相互连接。次贷危机的教训证明,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部类这种唇齿相依的咬合对危机触发、发展和深化会起到关键性作用。

      信托类非银金融不仅为存量资金提供中介融通,而且还能创造信贷、高能货币和购买力,这个庞大而复杂的管道型系统中,每个市场主体都是互为关联的转轴和齿轮。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金融市场整体比较脆弱,各类信号政策频繁,多重政策叠加,各种信号此起彼伏,其间的碰撞和扰动强烈,特别要防止监管竞赛导致政策叠加的风险。非常时期的政策要有弹性和韧性,让市场有充分的时间来吸纳和消化政策效应。如果过于刚性,简单粗暴地“霸王硬上弓”,可能会造成市场结构性脆断,甚至系统性坍塌。

      金融系统是如此复杂,其中非线性的骨肉关系的相互纠结缠绕,注定了每一波风险都不是孤立的事件,每次新的挑战都会引起链式的连锁反应。今年下半年,随着资管新规落地,要特别注意房地产、资本市场和以信托为代表的资管市场风险的内在联动性。这几个市场本质都具有高杠杆属性,并因此而呈现风险的独特性。20多万亿的资管规模与整个金融体系存在着复杂的“输油管道”般的嵌套和关联,传统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和近年来野蛮生长的影子银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既是利益共同体,又是命运共同体。

      一个环节出事可能就会火烧连营,甚至可能把整个系统推入“一片火海”,其风险处置难度之大可能超出我们的传统认知。一个市场发生险情,会迅速传导到相关市场,并互相强化共振。这种病毒式、管道化传播也是金融体系致命的脆弱性所在。

      同理,在这个“水泵房”和“水电气”相互交缠的复杂系统中,任何一个“小泵房”水管破裂或者电光火石的事故都会导致整个系统的混乱,甚至触发灾害的“链式反映”,产生类似多米诺骨牌(Domino effect)的效应。在这个相互联系的系统中,一个很小的初始能量一旦触发,就可能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从而引发整个系统的坍塌。一个复杂的高杠杆交易型系统一旦出问题,其严重性不是用程度来衡量,而是用级别来衡量。

      所以,无论是银行业,还是信托等非银领域,针对个体风险要有总体预案、及时做好风险隔离,防止风险的“链式传导”引发断层性的崩塌,防止恐慌和风险共振的病毒性发酵式传导,危及整个系统安全。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