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家 观点
    吕枫:美国经济中的“小巨人”现象以及启示
    发布时间:2020-05-30 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作者:吕枫

     
    文|吕枫 美国诺尔公司董事长

    大家说起福布斯财富榜,就会联想到世界500强。其实,它每年还发布另一个榜单,叫做小巨人榜(Small Giants)。

    2019年的小巨人榜列出了25个500人以下的私人企业,一如既往,这些企业来自全美各地各行业,五花八门无所不包。在各自巨大的差异中,它们有一个共同点:追求发展质量远远超过追求发展速度。

    小企业、小巨人现象是美国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中的风景线,美国是它们成长的天堂,目前美国几乎所有的大企业都成长自小企业,政治人物也经常在各种场合称小企业为国家脊梁。往往经济越强的州,小企业数量越多,企业平均规模越小。地图中浅蓝色区域,是美国经济最发达地区。


    一、蓬勃发展和长期繁荣:美国独特的小企业现象

    1988年,Patrick Conway 和 Dan Conway兄弟在俄亥俄州Cleveland开了一个啤酒酒吧,Great Lakes Brewing Company 现在雇佣了233个员工,年销售额超过4500万美元。2008年,Ally Davis在得克萨斯州Austin开始了他的私人健身业务,Camp Gladiator现在有90个雇员,年营业额6000万美元。在南加州的Poway小城,Juliet Correnti 2015开始经营软件服务,Radeus Labs现在雇佣了28个人,年营业额1000万美元。超市常见的健康零食品牌KIND, 年销售额超过8亿美元,也是一个不到500人的小企业。

    总体来说,雇员人数1-499人的企业在美国被称为小企业。根据2018年的统计数据,99.9%的美国企业是小企业,全美一共有3022万个小企业,这意味着每十个美国人里就有一个是创业者。在这三千多万小企业中,26.4%的企业主(约八百万)为少数族裔。小企业涵盖了所有行业,并且不断创造新行业,一直被认为是美国经济的基石。


    每天都有优秀的小企业跨越500人门槛,成长进入大企业行列。曾经在福布斯小巨人榜单上的Dutch Bros ,2019年营业额已接近3亿美元,雇用了包括兼职员工在内超过9000人。Juice Plus+目前已经有大约650个员工,年营业额超过7亿美元。反对零和游戏、坚信永远能创造商业增量、激烈竞争下共赢多赢是美国商业社会的核心文化。

    二、美国小巨人蓬勃发展和长期繁荣的社会原因

    1、经济回报。美国公务员收入不高,没有灰色收入。除非个人有政治理想,否则在大多数美国人看来,公务员的生活质量不高,既无财富也无自由。实现财务自由的主要途径是经营企业或者成为高级专业人士。一个最优秀的麻醉医师,年收入可能超过100万美元,跟一个小企业主差不多。利益驱动下,最优秀的年轻人择业清单上罕见公务员这一项,专业和商业领域广泛吸纳了全社会的才能。

    2、教育基础。基础教育建立了普遍扎实的常识和逻辑,在此基础上的高等教育不再强调标准答案,反而鼓励提出问题和独立思考。这种建立在常识和逻辑基础上的质疑精神,不仅激励各种创新萌芽,更让高效讨论和充分合作成为常态。由于哪个行业都有可能成功,兴趣往往被作为学习的首要动力,而非升学和文凭。由职业技术培训到免费社区大学再到顶级藤校,拉开级差各取所需的教育体系让年轻人可以根据爱好和能力自由成长,充分保障了社会各层面各领域需要的从业人员源源不断被培养出来。

    3、社会价值导向。美国文化中尊重个体、不评判的特点,让创业者和从业者在学习并坚持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时没有心理负担,再“奇葩”的想法也不会引来嘲笑。很少有年轻人在择业上受父母影响,绝大多数人选择从事自己喜欢和擅长的工作,个人才能因此得到很好的发挥。“过好每一天”的个体生活态度映射在企业行为中,呈现出追求发展质量和回避盲目冒进的特点。允许失败和提供失败路径(破产保护等)同样成为鼓励小企业的土壤,每年倒闭的小企业占总数的14%左右,新增(包括重组)大约16%,这一淘汰转化过程使经济结构得到持续优化。

    4、成熟透明的商业秩序。资讯公开,从产品到服务,几乎每个行业都有发达的市场路径和技术进步路径。聪明的创业者会利用各种信息让企业成长,还能从小企业管理局的一系列政策里得到帮助(稍后会提及)。

    三、小企业长期繁荣的政策原因

    在规范约束大企业同时大力支持小企业,是美国的政治正确,也是政府和民间共识。在商业领域,美国政府并不参与指导经营,也极少直接投资。但是从联邦到各州,都有支持小企业的具体政策措施:

    1、 联邦政府在1953年颁布的《小企业法》,成为支持小企业的基本法。此外还颁布了一系列保护小企业的法律,不断优化小企业的外部环境。比较近的是2010年奥巴马时期国会通过的《小企业就业法案》,实施了包括对小企业减税、信贷担保等一系列刺激措施。

    2、 政府长期致力于减轻小企业负担。设立很低的创业门槛,网上注册即可成立公司,既没有最低注册资金要求,也没有办公地点要求,在电脑上安装一个价值几十美金的财务软件,你就可以是自己的会计兼出纳。各州对小微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要求也较低,劳工法中有不少对小企业的例外,例如一些州对员工在50人以下的企业,不要求雇主为员工支付医疗保险和部分退休保险,等等。小企业商业行为与个人信用相连,完备的个人信用体系使监管工作事半功倍。

    3、1953年成立的小企业管理局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SBA)是美国政府为发展小企业写下的浓墨重彩的一笔。小企业局在全美雇用了4000多人,通过对小企业提供银行担保、技术支持、帮助获取补贴、获得政府采购、负责游说国会等具体手段帮助小企业起步、生存和发展,以及对抗意外灾害。它在美国各地(往往在大学里)设立了上千个技术辅导中心,提供几乎免费的技术辅导;还向已退休的技术人员提供补贴,由他们给需要培训的小企业人员提供免费培训。管理局下设政府采购部,用法律保障小企业在政府采购中的比例,包括搁置购买和拆散购买等等。连同国防部在内的各政府部门,都有必须向小企业采购的比例。对退伍及伤残老兵经营的中小企业还有特殊优待。如果出现可能对小企业不利的法规,管理局的游说办公室会努力说服国会使其无法通过。

    这次疫情开始后,SBA通过银行网络及时发放了联邦给小企业提供的PPP(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工资保护计划救助金,将相当于企业2.5个月总工资量的资金迅速发放给申请企业,保护小企业和就业。由于居家令未结束,很多企业在原来规定的8周内很难用完救助金(用不完需要返还),在发放过程中又迅速作出反应,提议国会将8周延长为16周。

    四、美国小巨人的经济社会贡献以及影响

    美国小企业为美国贡献了大约50%的就业和大约75%的税收。小企业借助大企业平台成长,却并不放弃自身的灵活性和创造力。大企业与众多小企业通过双向外包合约深度紧密交织。连锁商业产生自美国,发展到今天,已经由完全标准化连锁演进到带有地区特点和目标消费群体特点的个性化连锁。小企业各自独特的创新能力给产业进步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健康动能,支撑了包括标准化连锁在内的大企业发展和产业升级。

    八十年代以来,美国小企业完成的科技发展项目占全国70%左右,人均创新发明是大企业的两倍。小企业管理局收集的20世纪对美国和世界有巨大影响的65项发明中,基本上都先由个人及小企业完成。美国航天航空局局长Jim Bridenstine曾赞扬说:“很多商业企业提出的创新方案,我们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小企业不仅在发明创造数量上一骑绝尘,投资效率也更高——据统计,小企业科技投资回收期比大公司短1/4。几乎所有行业的领军企业,都来自小企业自主成长。科技公司Apple,Amazon,Google,Microsoft,Dell,传统行业中的Harley,Nike,Matell,娱乐业的Disney,它们都曾经是在车库创业的小企业。很多这样的企业甚至凭空创造了一个行业。

    与同样大力支持小企业发展的自由的欧洲相比,美国在发展小企业方面显得更有章法,并因此吸引了很多欧洲移民来美国创业。欧洲移民带来的丰富文化和创造力,进一步促进了美国小企业的发展和经济繁荣。小企业作为美国经济金字塔的巨大底座,既是先锋队,又是后备军,无论对经济总量、经济活力,还是科技突破和创造新行业,它们的作用都无可替代。

    五、美国小巨人成长对中国产业政策的启发意义

    观察美国向小企业倾斜的产业政策,我们可以得到不少启示。在中国,这类规模(500人以下)的企业被认为是中小企业。2017年,江苏省中小企业对工业增长贡献率达84.1%,拉动工业增长5.9个百分点。中小(民营)企业上缴税金占全省税务部门直接征收总额的58.4%;从业人数增长11.6%,新增就业人数的80%以上也是中小企业贡献的。在广东浙江等其它经济发达地区也能观察到类似数据。而在经济落后地区,中小企业普遍式微。可见小企业带来经济繁荣并不是美国独有的经济现象。

    中小企业的发展力量并非来自政府指导,而是来自政策支持、人才法治环境和公平竞争的商业环境。长久培育、保护和充分释放中小企业的发展活力,是中小企业繁荣的前提,也是经济良性循环的保障。在现有条件下提出的建议:

    (1)遏制房地产对实体经济的进一步绑架,释放社会资源及人才资源回归实业领域,全方位调动科研创造和生产经营的积极性。

    (2)将国家投资大基建项目分拆成小项目,规定单个项目金额上限,降低中小企业投标门槛,规划中小企业中标比例。

    (3) 进一步广泛设立技工学校,培养实用技术型人才。

    (4)大学及科研单位向中小企业提供免费或低价专业培训。

    (5)建立完备的个人信用体系,降低社会成本和政府管理成本。保障个人和企业破产途径,让他们有机会轻装再出发。

    (6)政府进一步将“管理企业”调整为“服务企业”,制定政策时充分考虑对中小企业的友好性,加强通过互联网等工具提供透明高效的服务。

    充分竞争条件下,优秀企业脱颖而出,有些会成长为行业引擎。中小企业务实低调的特性,让它们天然更容易与海外进行商业合作。在遭遇逆全球化的今天,中小企业凭借自身灵活性和生命力,是中国广泛链接世界的生力军。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