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家 观点
    施训鹏等:负油价如何影响金融市场和消费者?
    发布时间:2020-04-23 来源: 作者:施训鹏,姬强,张大永

    2020年以来,国际原油市场波澜壮阔,国际油价创造多项历史。4月20日,美国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5月份合约的收盘价格定格在-37.63美元/桶,国际油价首次进入负油价时代,不仅创造了历史,也刷新了投资者对原油交易的新认识。

    分析认为,此次负油价的出现主要是由于库存因素导致的。由于5月份原油期货合约即将期满交割,市场上的买家并没有富裕的储油设备接收原油,而生产商为了避免关闭油井遭受更大的损失,宁愿付钱让买方处置原油,这才造成了临近交割日油价为负的戏剧性一幕。

    这种负油价的出现也是市场发展的必然。在全球新冠疫情的冲击下,石油需求锐减,近年来原本就供大于求的窘境被进一步放大,加上OPEC+减产协议的减产幅度远低于预期,在市场悲观情绪的主导下,国际油价持续走低,连续跌破投资者的心理价位。可以预期,如果5月份全球疫情不能得到有效控制, WTI原油6月份期货仍大概率出现负值交割。

    负油价的出现对于市场各方力量均造成了巨大冲击,也将引发市场重构的深层次思考。

    石油公司

    2020年对于全球石油公司来说都将是生死存亡的一年,石油行业的“寒冬”在这一年变得更加寒冷。从2018年开始的全球能源公司破产潮将更加激烈,美国页岩钻探公司惠廷石油公司、新加坡石油交易商Hin Leong等相继宣布申请破产保护,超过半数的中小油气企业面临破产风险。在历史上每次油价暴跌中,国际石油公司通过利用金融市场的衍生品业务来对冲油价风险。而今年国际原油市场的“异象”也给石油公司的套期保值带来更大的风险和挑战。

    金融市场

    由于原油是最重要的大宗商品和投资产品,油价的此次历史性事件,必然对金融行业和投资者产生重大影响。不少的金融机构会帮助客户或者是自己投资石油类的产品作为资产组合配置的一部分。负油价使得这类产品面临着史无前例的风险。比如中国银行的原油宝产品,其本身不具备杠杆属性,然而,在WTI5月份合约跌至负数的异常情况下,即便是没有杠杆效应,投资者不仅会损失全部本金,而且还需要倒贴。经过此次负油价的冲击,中行自4月22日起暂停客户原油宝(包括美油、英油)新开仓交易。工行的的国际原油产品虽然参考的是布伦特原油期货报价,也在21日发布风险警示。相信围绕原油开展的金融产品将会面临新的调整。

    石油储备

    通常低油价时期是增加战略储备的良机。特朗普当地时间20日表示,美国将购买7500万桶石油补充战略储备,而如果实现这一数字,也将达到美国的储备能力峰值。我国从2004年开始建设战略石油储备,到2020年第三期即将完成。当前的历史性低油价也给我国进行战略储备的扩容计划提供了良机。如何把握住历史机遇期,进一步扩大我国的战略石油储备能力也成为国家和石油公司当下需要思考问题。

    消费者

    由于我国在2016年出台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中设置了原油调价的地板价,即当国际油价平均水平跌破每桶40美元的调控下限,国内成品油价格将按机制下调至对应40美元的水平,低于40美元部分不再下调。这也预示着负油价不会对我国的消费者产生直接影响。在可预期的一段时间,国际油价能难反弹至40美元上方,我国的成品油价格也将在很长时间内稳定不变。

    (施训鹏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特聘研究员、系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澳大利亚能源转型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姬强系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研究员;张大永系西南财经大学经济管理研究院教授)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