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家 观点
    长江经济带产业协调发展研究报告(2019)新鲜出炉
    发布时间:2019-11-22 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作者:程俊杰、陈柳

     
    程俊杰 长江产经研究院特任研究员  江苏省社科院副研究员

    陈 柳  长江产经研究院研究员 

    编者按:习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长江经济带发展无序低效竞争、产业同构等问题仍然非常突出,一些地方在实际工作中出现圈地盘、抢资源、条块分割、无序竞争的情况,还存在抢占发展资源、缺乏协作精神、破坏产业链条的连接和延伸等问题”,对长江经济带协调发展提出要求“要深刻理解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要义,各地区要根据主体功能区定位,按照政策精准化、措施精细化、协调机制化的要求,完整准确落实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把握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的辩证关系、实现产业协调发展是长江经济带实现绿色发展的重要路径。日前,由程俊杰博士、陈柳博士负责的《长江经济带产业协调发展研究报(2019)》已经完成,以下是报告的主要内容。

    本报告对长江经济带产业协调发展的评价主要分三个层次,制造业协调发展、制造业与服务业协调发展、实体经济与产业要素协调发展。

    1. 从长江经济带制造业协调发展评价来看,本报告分别采用区位熵法、克鲁格曼(Krugman)产业分工指数法以及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提出的结构相似系数法来评价长江经济带制造业集聚、分工、同构现状,进而得出制造业协调发展水平。得出总体结论是:长江经济带制造业协调发展具备一定的现实基础,但同构现象仍比较突出。上游、中游、下游地区制造业布局各有优势,但三大区域内部优势产业重合度尤为高。由于分别处于工业化的不同阶段,下游地区集聚的优势产业以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为主,而上游、中游地区集聚的优势产业以劳动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产业为主,但是三大区域内主要省(市)制造业优势产业重合度均超过50%,上游地区尤为明显。

    2. 从长江经济带制造业与服务业协调发展评价来看,本报告分别利用投入产出表测算产业融合度、构建指标体系估计制造业与服务业耦合协调度两种方法来评价制造业与服务业、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协调发展水平。得出总体结论是:一是长江经济带制造业与服务业的产业融合度较低,但三大区域之间差异较小。长江经济带制造业与服务业产业融合度均值为0.1,与发达国家(地区)相比仍有较大差距,三大区域产业融合度的极化效应显著。二是长江经济带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融合度较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度更低,但前者区域差异较后者更小。下游地区由于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占比较大,与生产性服务业的融合度相对较高;中游、上游地区由于劳动、资源密集型产业占比较大,与生活性服务业的融合度相对较高。三是长江经济带制造业与服务业耦合协调度均值不到0.45,处于濒临失调的状态,但正稳步提升。下游地区的产业耦合协调度最高,其次是中游地区,上游地区相对落后。四是制约长江经济带各地制造业与服务业协调发展的主要因素存在差异。工业化进程滞后和服务业本身滞后,这两者因素在长江上、中、下游地区的作用有所不同。

    3. 从长江经济带实体经济与产业要素协调发展评价来看,本报告综合采用单一指标和系统间的耦合协调度方法对长江经济带科技创新与实体经济、现代金融与实体经济、人力资源与实体经济协调发展水平进行评价分析。得出的总体结论是:一是长江经济带科技创新投入强度较高,但成果市场转化率不高。长江经济带11省(市)中有超过75%的地区科技创新与实体经济处于濒临失调状态,上海、浙江、安徽、江西、湖南、重庆的科技创新水平相对高于实体经济发展水平,江苏、湖北、四川、云南、贵州则相反。二是长江经济带现代金融与实体经济协调发展水平总体趋于上升,但直接融资比例较低,且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金融错配。长江经济带中游、上游地区现代金融与实体经济基本处于轻度失调或濒临失调状态,促进两者协调发展关键在于大力发展现代金融。国有企业、三资企业的资金使用成本普遍低于民营企业,但资金效率并不普遍高于民营企业。上海、浙江因金融市场化程度较高,三种所有制企业的资金使用成本基本相差不大,其余地区不同所有制企业的资金使用成本差别较大,尤其是中游和上游地区尤为明显。三是长江经济带人力资源与实体经济协调发展总体保持稳定或有一定程度改善,但人力资源价格扭曲较为严重,成为实体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长江经济带人力资源错配指标位于(0-1)的区间,人力资源价格处于被扭曲压低的状态,且在近年来改善程度并不明显。从区域来看,下游地区,尤其是上海人力资源错配程度最低,中游地区错配程度最高。从行业来看,人力资源错配程度最严重的是农林牧渔业、住宿和餐饮业、批发和零售业,其他行业、建筑业的人力资源错配程度最轻。除了上海、云南外,其余省(市)的人力资源发展评价均低于实体经济,其中部分省市差距显著。

    4. 通过上述分析和评价,进一步推进长江经济带产业协调发展,建议如下:第一,围绕长江经济带布局国内价值链。切实办好自己的事,要以长江经济带为空间载体构建布局国内价值链,充分发挥庞大的内需优势来支撑和驱动国内价值链的构建,在长江经济带范围内率先消除要素市场的分割,打破地区间行政壁垒,使各类要素尤其是高级创新要素能够自由流动,鼓励跨区域的企业并购重组,从而促进更高水平产业转移。第二,以产业集群构建长江经济带产业融合发展机制。推动产业集群的组织变革。不应在长江经济带各地均强调走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在推动各自主导产业做大做强的同时,还应着力于促进产业集群的组织变革,推动产业集群技术共生、利益共享、组织共治,鼓励企业之间相互合作、交流共生,营造良好的产业生态系统。第三,加快构建长江经济带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与实体经济的协同机制。发挥科技创业、资本市场、人才体系的协同作用,发挥科技创业的连接作用,引导金融资源向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集中,引导多层次人才梯队进入实体经济。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