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席 专栏
    刘志彪、仝文涛:2020年中国产业链研究重点和进展
    发布时间:2021-01-13 来源: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作者:刘志彪、仝文涛

    2018年以来,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美国一系列单边主义行为,使得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导致中美产业链中断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紧接着,2020年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地爆发和蔓延,威胁到全球产业链的安全和稳定。在这样的背景下,2020年产业研究的重要进展是,基于全球产业链重组的现象和趋势,中国学者对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问题做了重点研究,同时政策决策者也把它列为重要的需要优先解决的政策目标。

    产业链供应链研究的总体态势。2020年关于产业研究的关键词是产业链冲击和产业体系现代化,研究热点包括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全球产业链重组、产业政策、产业升级、工业化进程、绿色产业、服务业、人工智能、产业互联网、数字经济、创新型产业等。本年度最大的“黑天鹅”事件——新冠疫情的爆发,对世界产业格局,及中国产业经济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全球汽车制造、航空制造、电子产业生产和纺织服装鞋帽等产业链受到冲击较大,同时,疫情促进了数字产业和卫生医疗产业的快速发展。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纷纷实施制造业回流战略,减缓了产业全球化步伐。加上此次疫情冲击,将加速全球产业链重组。2020年中国产业链供应链经受住了考验,总体上保持稳定,但也暴露出产业链上关键核心技术的缺失,及其他“卡脖子”问题。为实现产业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国最高决策层提出了十四五战略目标之一是要实现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

    产业链供应链研究的一些重要进展。受疫情影响,多国进行了全球产业链回缩和替代战略调整。2020年4月初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表示,美国政府愿意支持美国企业迁出中国,搬迁支出可以计入相关费用抵扣。4月8日报道,日本政府已从经济刺激方案中拨出22亿美元,帮助制造商转移生产基地,以维护其产业链安全。4月8日德国政府修改《对外经济法》,对非欧盟国家投资实施更加严格的审核,执行更加严格有效的审核标准,以避免关键漏洞。根据疫情发展和世界各国的产业链调整,产经学界研究了全球产业链变动及对中国的影响。刘志彪和陈柳认为,短期来看,主要表现为发达经济体秩序停滞造成我国进出口产业链断裂、外部需求萎缩,但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将中国产业链完全撇开或替代; 中长期来看,全球产业链回归内向化倾向和经济全球化倒退,可能动摇现有的产品内分工体系。周建军认为,全球产业链可能会进行某种程度的局部调整,例如用产业链某些环节的备份、缩短供应距离、增加供应链的多样性等来分散风险。由于中国产业链的规模和基础优势,全球产业重构并不会对中国产业发展造成严重后果。黄奇帆认为,受疫情影响全球产业链表现出产业链集群垂直整合的产业重构,中国制造业产业链集群上的优势无可替代,全球产业重构为中国启动内需经济、产业数字化转型等提供了机遇。王钰认为,全球产业布局分散化和区域化趋势明显,重心加快东移。Pol Antràs认为后疫情时期,明显的逆全球化趋势并未出现。但当前的卫生危机如果加剧各国间的政策紧张,可能会暗化产业全球化的未来。Barthélémy Bonadio通过测算,得到的结论是:Covid-19冲击导致的平均实际GDP下滑预计将为29.6%,其中四分之一是由于通过全球供应链传输造成的。

    全球产业链的重构趋势。新冠疫情将会动摇过去几十年中建立起来的产品内分工体系的基础。未来各国不再继续沿用降低交易成本这样一个纯经济概念来支持疫情后的产品内分工,社会成本才可能是产业配置的最终决定标准。因此全球供应链在疫情后可能的内向化发展态势,从全球产业链演变的特性可以发现它将有两个演变方向:一是在纵向分工上趋于缩短。在纵向分工上趋于缩短,是指原先在产品生产过程中分散在不同企业中,以工序、环节为对象的纵向分工体系,缩回到单个跨国企业内部进行,一个企业内部可能包含了不同的工序和环节。可以把这种倾向所导致的结果称之为“纵向一体化”,是一种逆产品内分工的行为。它可能不符合比较优势和规模经济的原则,但是却符合缩短供应链的自主可控的要求;二是在横向分工上趋于区域化集聚。在横向分工上趋于区域化集聚,是指原先被拆散分布到不同国家不同企业生产的工序和环节,回缩到一个国家或若干邻近的国家(如美加墨自贸区)进行集中生产,从而在一个区域形成产业空间集聚化的趋势。如果把全球供应链分工纵向缩短、横向集聚的趋势集合起来考察,可以很明显地得出,为了在产业链内向化演变中获得分工的利益,纵向分工也可以在一个专业化的产业集群中,采取纵向非一体化的形式,把生产的工序和环节交给不同的企业集中在特定空间进行,这样就能避免全球供应链在回缩中可能损害经济效率的情况出现。

    中国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问题的提出。全球产业链重组对中国的影响是可控的,但在中美贸易冲突和新冠疫情中,暴露出我国产业链、供应链存在的风险和不足。产业关键环节“卡脖子”问题,如缺乏高端芯片的制造和工业软件的开发能力,产业创新能力还不够强,制造关键环节仍受制于人,在全球产业链上缺少一批“隐形冠军”和“链主型”跨国企业。同时,新冠疫情加速了中国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加工制造环节向东南亚地区的外迁。为了弥补国内产业链供应链的不足,应对全球产业链上增加的不确定性,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国提出要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其主要内容有:保持产业链供应链相对规模、保证产业链供应链安全、锻造产业链供应链长板、提升产业链供应链质量、优化产业链供应链布局、补齐产业链供应链短板、优化产业链供应链环境、加强产业链供应链合作等。重点是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要实现下列目标:一是产业创新性,关键是突破技术可能被卡脖子的关键领域;二是产业安全可控性,实现效率与安全的平衡;三是产业间联系的紧固性,关键时刻能实现供求大致均衡,不掉链子;四是区域间产业的协同性,实现区域间有序的产业分工合作;五是产业组织灵敏性和柔性,能以客户为中心灵活地进行变化;六是产业链治理的现代性,重点是建立“链主”和“链长”并行地发挥作用的机制和环境。推进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就是要实现基础产业高级化,加强上下游企业之间技术经济的关联性,增强区域间产业的协同性,提高产业链与创新链、资金链和人才链嵌入的紧密度,构建现代产业体系。

    产业链供应链演变的展望。根据世界经济再平衡趋势及新冠疫情的影响,过去由西方发达国家跨国企业主导的全球价值链(GVC),将会在未来发生猛烈的规模缩减、范围缩小、地理变更和形式变化,但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将中国产业链完全撇开或替代。同时,根据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的重组趋势,可以判断未来的产业竞争,不再是产品内分工格局下的国际代工厂与跨国公司为争夺订单的竞争,而将是产业链对产业链、产业集群对产业集群之间的竞争。为了维护中国产业链的自主可控、安全高效,必须仔细地分行业做好供应链战略设计和精准施策,推动全产业链、产业集群的优化升级。坚决维护以嵌入GVC形式的经济全球化,并调整原来的嵌入战略。中国参与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方式,可能要由过去的出口导向的全球化战略转向利用内需的经济全球化战略。基于中国企业对GVC与地方性产业集群双重嵌入的现实,未来中国政府应该主动地推进全球产业链集群的建设步伐,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统筹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数字化发展,以应对未来全球化方向演变的趋势。具体来看,第一,以营造专业服务环境、加大产业链招商等手段,实现“引资紧链”。第二,以强化专利战略、密集的研发投入等手段,实现实施“技术补链”战略。第三,以改进收入分配、依托国内经济大循环等手段,来实现“市场强链”战略。第四,以鼓励并购重组、基于集体行动等手段,来实现“组织固链”战略。

    参考文献:
    [1]刘志彪 陈 柳:疫情冲击对全球产业链的影响、重组与中国的应对策略[J],南京社会科学.2020.05.
    [2]刘志彪: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产业的影响: 特点、风险及政策建议[J],东南学术.2020.03.
    [3]刘志彪:新冠肺炎疫情下经济全球化的新趋势与全球产业链集群重构[J],江苏社会科学.2020.04.
    [4]刘志彪:中国应对全球产业链内向化的政策建议[N], 经济参考报/2020 年/5 月/12 日/第 007 版
    [5]何 波: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在全球产业链地位的影响及应对[J],中国经贸.2020.06.
    [6]王 珏:世界经济新冠肺炎疫情深刻影响全球产业链[N],经济日报/2020 年/6 月/16 日/第 008 版
    [7]周建军:全球产业链的重组与应对: 从防风险到补短板[J],学习与探索.2020.07.
    [8]王若兰:国际产业链视角下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N].中国财经报/2020 年/5 月/9 日/第 006 版
    [9]张 杰:论世界经济再平衡下中国产业链水平的提升[J],开放导报.2020.02.
    [10]郑健雄,方兴起:新冠疫情影响下全球产业链重构与中国应对[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05.
    [11]Pol Antràs:De-Globalisation?Global Value Chains in the Post-COVID‐19 Age. November 2020.Working Paper 28115. http://www.nber.org/papers/w28115.
    [12]Barthélémy.Bonadio Zhen Huo Andrei.A. Levchenko Nitya.Pandalai-Nayar:Global Supply Chains in the Pandemic. Working Paper 27224. May 2020. http://www.nber.org/papers/w27224.
    [13]世界银行:2020世界发展报告-全球价值链时代以贸易促发展[R].2020. https://www.shihang.org/.
    [1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展望[R].2020. https://www.imf.org/external/index.htm.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