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席 专栏
    张二震、戴翔: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抓住战略机遇期 开启现代化新征程
    发布时间:2020-12-02 来源:南京日报 作者:张二震 戴翔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深入分析了我国发展环境面临的深刻复杂变化,认为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深刻理解和认识这一战略判断,对于我们把握新一轮战略机遇,保持战略定力,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基础上,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好局、起好步,完成“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对我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实现全会提出的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也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对我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具有极其重要指导作用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把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到经济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开启了改革开放伟大历程。这一战略决策是建立在对我国发展国际环境科学判断基础之上的。这就是:尽管世界存在很多矛盾和问题,世界仍很不太平,但“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两大主题,中国正处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改革开放以来,我们“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排除各种干扰,抓住了经济全球化发展带来的战略机遇,全面融入国际分工体系,取得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成就,实现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为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奠定了坚实基础。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特别是近年来,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单边主义横行,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国际格局调整,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国际社会正在经历多边和单边、开放和封闭、合作和对抗的重大考验。“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成为时代之问。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拨开重重迷雾,准确把握世界发展大趋势,作出了“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的重大战略判断。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时代作出的重要战略判断,对我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具有极其重要的指导作用。

      其一,虽然遭遇逆风,但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和客观规律,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不可阻挡的。正如习近平总书记11月10日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次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的:“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各国利益休戚与共、命运紧密相连。各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强烈,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不可阻挡。历史已经并将继续证明,睦邻友好必将超越以邻为壑,互利合作必将取代零和博弈,多边主义必将战胜单边主义。”

      以生产要素跨国流动和产品价值链全球分工为主要内容和特征的前一轮经济全球化发展,已经改变了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和贸易关系,形成了事实上的“命运共同体”。如果说,在传统以最终产品为界限的国际分工模式下,国与国之间的分工和贸易利益关系,一定程度上确实存在着“零和博弈”的话,那么在新型国际分工条件下,由于生产要素的跨国流动以及价值链的全球布局,已经使得世界各国之间通过产业间的高度关联和投入产出等关系,而呈现出更加紧密的利益捆绑关系,进而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中有他,他中有你我”的更加具有互利共赢特征的新型关系。这种新型国际分工关系一定程度上可以对国与国之间采取过激行动,比如极端的贸易保护主义行为乃至发动大范围的战争等,形成较强的抑制作用,能够成为维护和平的重要因素。

      基于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的战略判断,不难得出符合逻辑的结论:我们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如果说,中国抓住了前一轮经济全球化发展带来的战略机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话,那么抓住新一轮的重要战略机遇,我们一定能实现“十四五”规划目标,为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远景目标奋力前行。

      其二,机遇和挑战出现了新变化。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开放发展面临的国内国际环境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深入人心。历史经验表明,经济不景气往往是滋生贸易保护主义的土壤,同时也会孕育出新一轮产业革命和技术变革。从目前的发展趋势看,新一轮产业革命和技术变革方兴未艾,新一代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3D打印等技术创新正在迅猛发展,新的生产力因素正在逐步涌现。尤其是建立在5G技术基础之上的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必将在催生一批战略性新兴服务业发展的同时,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推动新型制造业和先进制造业不断向前发展,进而为经济全球化进一步深度发展提供新动能。

      同时,我国发展的内部环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我国已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制度优势显著,治理效能提升,经济长期向好,物质基础雄厚,人力资源丰富,市场空间广阔,发展韧性强劲,社会大局稳定,继续发展具有多方面优势和条件。经过几十年的开放发展,我们不仅积累了大量财富,而且形成了创造财富的强大生产力。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时期,中国创新驱动的发展能力日益增强,在很多领域完全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比如5G、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等,中国已经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从生产层面或者说从供给侧层面看,必然表现为迈向全球价值链和产业链中高端。从需求侧看,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着巨大的潜在市场规模优势。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发表主旨演讲中指出的,让中国市场成为世界的市场、共享的市场、大家的市场,为国际社会注入更多能量。这就意味着在扩大内需为主的新发展阶段,国内市场必将成为吸引全球资源和要素的巨大引力场,在更好地造福各国人民的同时,也能够更好地服务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现实需要。这正是新形势下我们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的重要内涵。可以说,中国已经由全球化的参与者变为全球化的推动者、引领者。

      可见,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的战略判断,对我们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保持战略定力,心无旁骛,专注发展,办好自己的事,努力克服经济社会发展的弱项短板,扎实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

      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善于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不管我们前进的道路上有多少艰难险阻,我们都要努力认识和把握发展规律,发扬斗争精神,树立底线思维,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善于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抓住机遇,应对挑战,趋利避害,奋勇前进。

      一是必须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在全球新一轮产业革命和技术革命竞争中,唯有大力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才有可能在新一轮科技竞争中率先实现突破,占据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制高点,才能在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中发挥引领经济全球化发展的作用。

      二是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这是破解我国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中面临“卡脖子”问题、维护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的必要举措和必由之路。

      三是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构建新发展格局。这是依托强大内需优势、将我国已经具备的体量规模优势真正转化为本土市场优势,从而重塑国际竞争新优势的关键,也是形成对国际优势资源和要素强大“引力场”的关键。

      四是全面深化改革,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尤其是在继续推动商品和要素流动性开放的同时,加快制度型开放。这是适应和引领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发展新形势的现实需要。

      五是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开拓合作共赢新局面。在进一步扩大开放范围、拓宽开放领域、深化开放层次的同时,还要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为新一轮经济全球化发展争取和构建更加具有保障作用的规制和制度体系。

      南京是开放发展大省江苏的省会城市,也是2009年科技部正式确立的全国唯一的科技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在开放发展的大背景下,近年来科技创新动力进一步激发,新动能的生力军作用日益凸显,市场主体活力得到不断释放。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发和蔓延的背景下,2020年前三季度南京取得了GDP增速3.3%的骄人成绩。应该说,在抓住新一轮开放发展的战略机遇方面,南京已经具备了基本条件。下一步应在坚持创新驱动、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构建新发展格局、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以及实现高水平开放等方面有新的突破,在开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征程中继续为全国探路,做出南京贡献。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