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席 专栏
    洪银兴:在新起点上高质量开启现代化新征程
    发布时间:2019-09-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洪银兴
        

           准确把握现代化经济体系这个概念,对我国进入新时代后成功开启现代化进程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过去关于现代化的讨论过于关注GDP的指标,在实践中往往是以抓GDP来推进现代化。而在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现代化就要由高质量发展来支撑,相应的启动现代化就不是简单的规定GDP指标问题,而是以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来推进现代化问题。其现实意义在于,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起点开启现代化建设,需要根据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要求,跨越转向现代化的“关口”,这涉及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化发展动力。很显然,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开启现代化进程的行动。

      既然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开启现代化进程的行动,就要解决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同现代化内容的衔接。我们过去对经济现代化的具体内容和进程有四化同步的表述,即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的现代化。现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尤其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础上的现代化。在这个起点上四化同步的具体内容也应带有新时代的特征,这涉及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具体方向和衔接问题。

      新型工业化提升为工业现代化

      新型工业化提升为工业现代化,是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核心部分。进入新时代的产业结构,一方面,GDP中的农业增加值比重在2010年降到10.1%,2018年降到7.2%。传统意义上的降低农业比重的工业化任务基本上已经完成。另一方面,我国GDP中的服务业比重2018年仅达52.2%。许多发达国家的服务业比重都已超过70%。这意味着我国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对工业化来说不是进一步提高工业比重,不是工业数量上的“化”,而是工业的现代化。其内容:一是推进低消耗、低排放的绿色工业化。二是发展先进制造业,产业迈上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三是推动互联网、大数据和智能化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信息化发展进入国际前沿

      信息化是当今的科技现代化,也是工业和农业现代化的主要推动力。信息化可以说是在产生计算机和互联网时就开始了。至今以信息化为代表的产业革命没有结束,但是信息化发展到了新的阶段。包括5G在内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智能化、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成为信息化新技术的代表,尤其是信息化最新科技的应用非常广泛。当今世界前沿的信息化应用有两个方向:一是针对制造业的信息化,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机器人、增材制造、新材料、增强现实、纳米技术和生物技术等很多新兴技术取得重大进展。二是针对服务业的信息化,数字经济是指以信息和知识的数字化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重要载体,以有效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为提升效率和优化经济结构重要动力的广泛经济活动。显然,现代意义的信息化不只是创新新产业,“互联网+”和“智能化+”还会使传统产业一跃进入现代化产业体系。因此,创新引领的现代化产业体系应该是处于国际前沿的信息化引领的现代化产业体系。这意味着作为现代化内容的信息化不是一般意义的信息化,而是现代的处于国际前沿的信息化。

      城镇化上升为城市现代化和城镇城市化

      传统意义的城镇化是指农民进城。农业转移人口的城镇化率,2011年为51.27%,2018年达到59.58%。这意味着进入新时代后,中国转移农业人口意义上的城镇化已基本到位。根据建设彰显优势、协调联动的城乡区域发展体系的要求,城镇化的进一步提升有两大新内容:一是城市现代化。城市是现代化的策源地。城市现代化关键是增加现代城市要素供给。对现代化来说,城市不只有其经济价值,还在于其文化、生态和社会服务价值,所以城市现代化需要产、城、文化、生态融合发展。只有这样,才能在现代化的城乡区域体系中彰显优势。二是城镇城市化。已有的城镇化在广大的农村建立起一大批新城镇。城镇要承担起农村现代化的中心,就要具有城市功能。具体要求是,增强其产业发展、公共服务、吸纳就业、人口集聚的城市功能。同时,推动进入城镇的转移人口享受平等的市民权利,即市民化。在此基础上,所谓的城乡协调联动就是城乡一体化深度融合发展,形成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显然,城镇化的现阶段就是城镇城市化和城市现代化。

      依靠科技创新补农业现代化短板

      相比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我国的农业现代化仍然是四化同步的短板。我国已有的“三农”发展是在“三农”以外解决“三农”问题,即以非农化解决农业问题,以城镇化解决农村问题,以市民化解决农民问题。虽然“三农”有了明显提升,但与非农相比差距越来越大。现在“三农”问题进入了新的起点,需要直面“三农”来解决“三农”问题:推进农业现代化,实现农业强,关键是依靠科技创新,构建与居民消费快速升级相适应的优质高效的现代化农业产业体系;实现农民富,关键是解决谁来种田的问题,在此基础上提高农业附加值,提高农业全要素生产率;实现农村美,关键是在发展绿色农业、生态农业基础上建设美丽农村。有序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就要明确农村的小康和现代化,不只是乡镇,需要着力解决的是农村的最基层——乡村的振兴问题。乡村振兴依靠的是产业、人才、文化、生态、组织振兴。从根本上改变农业的弱势地位、农村的落后面貌、农民的贫困状态。需要明确,无论是农业现代化,还是乡村振兴,不能只是依靠农业农村内生的力量和要素,需要外部先进要素的进入,包括科技要素和人力资本要素。农业现代化过程就是现代要素进入农业的过程。

      以上分析表明,进入新时代后现代化的四个方面有了新的内容。新型工业化上升为工业现代化,城镇化上升为城镇城市化和城市现代化,信息化上升为现代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则是补四化同步的短板。为了高质量开启现代化新征程,所要建设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同这些新时代四化同步的新要求相衔接,由此为整个现代化建设进程奠定坚实的基础。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