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席 专栏
    张二震、戴翔:依托主动扩大进口推进高质量发展
    发布时间:2019-07-02 来源:光明网 作者:张二震、戴翔

      习近平主席6月28日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上关于世界经济形势和贸易问题的发言中指出,中国将在近期采取措施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出若干重大举措,加快形成对外开放新局面,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习近平主席提出,主动扩大进口。我们将进一步自主降低关税水平,努力消除非关税贸易壁垒,大幅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

      在经济全球化新形势下和中国开放发展新阶段,主动扩大进口的战略意义不仅在于追求贸易平衡的宏观作用,也不仅是补充人民消费需求升级下供给不足的简单惠民之举,更为重要的是,依托中国庞大的本土市场规模优势,促进中国进一步深度融入全球要素分工体系,并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资源优化配置。具体而言,就是要在全球要素分工条件下,依托本土庞大市场规模下的进口所能产生的制度性话语权提升作用、短板产业补齐作用、高端要素虹吸作用以及倒逼改革作用等具体机制,通过吸引、集聚和培育等方式提升高端要素总量规模,奠定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素、产业和体制机制优势和基础。为将主动扩大进口的意愿化为实践,从而充分发挥其推进高质量发展的应有作用,中国亟待在改善进口自由化便利化条件等方面,取得新突破。

      一、扩大进口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主要机制

      (一)要素分工的制度性话语权保障机制

      从特定经济体角度看,能否在融入全球要素分工中实现高质量发展,不仅取决于自身因素,比如自身拥有的要素层次和质量等,与此同时还取决于世界经济的总体外部环境,包括宏观层面的全球经济规则和治理体系,是否有利于吸引和集聚高端生产要素。在传统国际经济体系中,由于权利不平等、机会不平等、规则不平等的存在,发展中国家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迈向中高端过程中,诸如霸凌主义就会抬头并藉此进行产业排挤和技术排挤,对发展高水平开放型经济设置障碍和羁绊。目前,现行全球经济规则和治理体系面临重塑和调整。这为中国从规则的被动接受者向规则制定的参与者、引领者转变带来了战略机遇,为重塑更加公平、公正、平等的发展环境带来了机遇。扩大进口无疑就是提升制度性话语权的重要途径和举措。一方面,中国扩大进口实质上是在向世界表明扩大开放的决心,为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树立中国榜样,从而为换取对等公平的更加开放的发展环境奠定必要的基础。另一方面,扩大开放让世界各国分享中国发展,搭乘中国经济增长的快车,有利于提升中国的影响力,加强外部世界对中国的依赖性。

      (二)中间品进口下的短板产业补齐机制

      经济高质量发展从产业层面看就是产业高级化,充分利用要素分工带来的产业发展机遇,尤其是通过中间品进口以“补齐”我国产业发展中的短板,是高质量发展的中观作用机制。目前,中国产业发展在关键零部件、核心基础材料、高端装备等方面仍然面临显著的“短板”问题。解决这一问题关键在于要充分利用全球要素分工对短板产业的“补齐”作用机制,即通过扩大进口来破除技术难关和核心零部件的约束。当然,强调通过扩大进口以“补齐”产业发展的短板,并不是说要在这些关键环节和阶段要一味地依赖于外部供给,而是指要依托和充分利用扩大进口的“补齐”作用。“补齐”的关键意义并不是简单地通过拿来的方式“补齐”具体的生产环节和阶段,更为重要的还是要不断通过提升自身能力而“补齐”发展的能力,即要注重引进与消化、吸收、创新等结合起来,在“补短板”中不断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三)需求引致创新的资源优化配置机制

      在推动产业发展和转型升级的力量中,除来自于技术进步和产业变革的供给层面推动外,需求引致的创新对产业推动作用也极其重要。目前我国消费需求不断升级但产业发展尚未及时跟进。供需不匹配,除了产业发展面临着技术等供给层面的约束外,潜在的需求未能形成现实的大规模购买力,从而未能发挥需求引致创新型产业发展,也是其中重要的原因。目前促进国内消费的体制机制还存在一定问题,从而在很大程度上约束了潜在需求的现实转化能力。从这一角度看,主动扩大进口的本质意义,绝不仅仅限于补给国内供给不足,更为关键和根本的意义在于,通过扩大进口可以将潜在高端消费需求转化为现实需求,在培育新的消费增长点和扩大消费规模过程中,最终实现以需求引致创新,以创新引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创新推动产业高端化发展。此种意义上的扩大进口从短期和表面上看,是一种微观惠民机制,但从更为深层次和长远意义上看,则可以转化为创新驱动的发展机制,包括利用全球高端和创新生产要素,是一种动态的资源优化配置。

      (四)本土市场规模的高端要素虹吸机制

      在全球要素分工条件下,全球价值链的区位配置效应会引发高端要素的跨国流动,从而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联合国在针对跨国公司布局全球价值链的一项调查研究中就发现,本土市场规模决定的需求因素,是仅次于要素禀赋结构决定价值链环节区位配置的第二大影响因子。通常而言,对于本土消费市场规模越大的国家和地区,跨国公司越是有动力和倾向将高端生产环节和阶段配置到该国或地区,以尽可能地实现高端生产环节与需求规模较大的市场“接近”,这种“接近”往往有助于降低全球生产布局下必然产生的特定额外成本。如果说本土市场规模效应所揭示的传统“母市场效应”属于一种“慢变量”的话,那么由价值链生产布局调整而实现的分工地位攀升进而高质量发展,则是一种“快变量”。因此,在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后,依托庞大的国内本土市场需求效应,在扩大进口中产生对全球高端生产要素的虹吸效应,诱发跨国公司将产业和产品的高端环节配置到国内来,不失是促进高质量发展的一种重要途径和方式。

      (五)竞争政策的微观主体活力激发机制

      在以往的开放发展进程中,中国在政策措施上采用的主要是优惠政策下的地区和产业等“非均衡”发展策略。在产业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上述模式显然面临着严重不足和缺陷。实际上,产业在迈向中高端的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发展的动力机制必须实现相应的重大调整和转化,那就是从以往的“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而能否顺利和成功实现“创新驱动”的转换,在全球要素分工条件下,不仅取决于能不能吸引和集聚到高端和创新生产要素,还取决于能不能激发创新要素进行创新的内在动力。主动扩大进口无疑有助于构建更具竞争性的营商环境,不仅要求我们进一步消减和消除关税和非关税壁垒,而且还会通过倒逼改革进一步规范内部市场运行机制;不仅有助于破除国内市场壁垒,而且会对国内企业带来竞争压力,当然,跨国公司之间同样也会形成竞争压力。这种竞争政策必将有助于激发微观主体的创新活力,为高质量发展提供不竭的动力源泉。

      二、扩大进口助推高质量发展的实现路径

      以主动扩大进口推动高质量发展,中国亟待需要在如下几个方面实现新突破。

      (一)着力改善进口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条件

      自中国加入WTO以来,我们在削减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方面履行了入世承诺,取得了巨大进步。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平均关税仍然相对较高,贸易自由化仍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特别是在贸易便利化方面,还有很大的改革空间和效率提升空间。为此,要尽快出台和实施一系列举措,不断改革通关监管制度和模式,同时要建设展览、维修、研发设计等贸易相关的货物、物品进出口基地,使其交易更为便捷。

      (二)努力搭建有助于扩大进口的各种平台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发展出口贸易的最为重要和宝贵的成功经验之一,就在于搭建出口贸易的各种载体和平台,比如在扩大对外交流和宣传方面,有影响力较大的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各种出口博览会等;在实体运转空间方面,有出口工业园区、出口加工区、自由贸易园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等。未来中国主动扩大进口,要充分借鉴成功发展出口贸易的宝贵经验,注重搭建有助于扩大进口的各种平台,大力培育进口促进平台。比如扩大交流和信息服务方面,可以加大政府信息服务,专门搭建一个信息服务平台,并组织进口企业参加和举办各种进口展会,包括行业性的进口展会。进口的具体空间组织形式和载体平台方面,可以培育形成一批示范带动作用较为突出的国家进口贸易促进创新示范区,搭建进口商品的重要集散地,充分利用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港等。

      (三)制定和发挥好扩大进口的支持性政策

      顺利实现主动扩大进口的目标,从政策和制度设计层面看,除了要尽可能地消除和降低各种贸易壁垒,尽可能实现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外,对作为具体从事进口贸易的微观经济主体,给予必要的政策性支持也极为重要。为此,不仅需要在财税政策和金融政策等方面,基于扩大进口的现实需要进行完善,还要根据具体的进口需要实行分类的政策性支持。比如,对于最终产品的进口,尤其是事关民生的日用消费品进口,政策支持应着重放在降低日用消费品关税方面,包括降低产品消费税,以扩大需求的方式促进进口规模的扩大。对于基于融入全球要素分工体系需要,即从生产层面尤其是有助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产品进口,要根据发展阶段的变化和实际情况及时调整《鼓励进口技术和产品目录》,并给予此类进口企业更大的财税政策支持和金融政策支持,尤其是要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对此类进口的信贷支持力度,以扩大先进技术设备和部分关键零部件的进口。

      (四)强化进口诚信体系建设和知识产权保护

      进口贸易诚信体系是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在全球要素分工条件下,由于专业化程度的不断增强,资产专用性的不断提高,不同生产环节和阶段之间有着较为严格的时间、数量和质量等方面的参数匹配要求。因此,从全球生产角度看,任何一个企业的信用状况,都将会影响到整个生产网络的运营状况,甚至可以说决定着最终产品生产的实现状况。此外,由于知识等生产要素以及高端要素密集型中间,往往具有公共产品的特征。因此,无论是通过进口加入到全球生产网络过程中,还是进口最终消费品等,比以往传统国际分工条件下都更需要知识产权的保护。实际上,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通过法制化来规范信用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五)创新进口贸易方式实现进口方式多元化

      伴随着信息通信技术的突飞猛进,尤其是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国际贸易方式呈现出多元化发展趋势,一些新的贸易业态不断涌现,并在推动外贸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甚至日益成为主导作用。尤其是在全球要素分工条件下,无论是生产层面还是需求层面,个性化需求和定制倾向都有愈发加强的发展趋势,对传统贸易方式的革新和发展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并催生了一系列新型贸易业态,如近年来兴起的跨境电子商务、市场采购贸易方式、外贸综合服务平台等新业态和新贸易方式。因此,主动扩大进口,除了要继续利用好传统的进口方式外,更应该紧随技术进步变化、分工演进变化、消费需求变化等引领下的国际贸易方式的创新和变化,培育并利用好新型贸易方式在扩大进口中的作用,实现进口方式的多元化。

      (六)优化国际市场布局实现进口来源多元化

      进口渠道和来源的多元化,不仅更加有助于实现主动扩大进口的战略目标,而且对于规避在扩大进口中,可能形成的对单一市场过度依赖引发产业安全问题,以及消费需求保障问题,都有着极为重要和关键的意义。为此,一方面我们要在扩大进口中融入全球分工体系,利用好全球生产要素和资源,另一方面还要注重进口渠道和来源的多元化发展,避免过度依赖单一市场产生的产业安全问题,在特定情况下要有可替代选择。为此,我们不仅要加强与传统发达国家的合作,还要在加快“一带一路”的国际合作,优化进口来源地的国际布局。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