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席 专栏
    刘志彪:依靠统一战线法宝稳外资 打赢中美贸易战
    发布时间:2019-06-18 来源:中宏网 作者:刘志彪
           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5月份经济运行数据。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孟玮17日上午就制造业投资、外资负面清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热点问题回答了与会记者提问。


     
      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这次发布会的许多观点和表述更具风向标意味。日前,南京大学教授、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就相关话题接受了本网独家专访。

      下行趋势不宜完全归因贸易战

      中宏网记者: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今年以来我国固定资产投资保持了一个总体增长的态势,但是,与往年比较,制造业投资增速总体来说也有走弱的问题,您对当前的经济形势怎么看?

      刘志彪:5月份数据,总体而言有所增长,如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5.0%,前值增5.4%。1-5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5.6%,前4月增6.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8.6%,前值7.2%。从这些数据看,各项指标今年以来都保持了一个总体增长的态势,但是与去年同期比有所下降,说明经济增长的同时下行压力非常大,下行趋势比较明显,说明经济还没有完全能够止跌。无论是经济增长,制造业的增长,经理采购指数,投资的增长,基本上都是同比下降,上升的是消费者物价指数这块,5月份CPI持续攀升,达到2.7%,同期PPI仍然处于低位徘徊,回落到了0.6%。这是一个应引起高度的重视的情况。

      经济下降的趋势,中美贸易战是原因之一,但并非所有原因。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总体来自于过去支撑经济增长的红利的消失,以及经济结构的严重失衡。其中,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失衡是重要原因,实体经济不够旺盛,亟待重振和振兴。另外,结构失衡还代表产能上的过剩,杠杆率过高、技术供给短板等一系列问题。这也是我们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原因。因此在经济结构失衡这个大背景,加上国际环境中遇到中美贸易摩擦,形成了现在的经济下行的趋势。

      贸易摩擦引发产业转移不宜夸大

      中宏网记者:当前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背景下,我国产业经济将面临哪些严峻挑战?

      刘志彪:中美贸易摩擦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主要在这几个方面:第一,就是对进出口贸易、制造业的增长、GDP增长等产生了比较重要的影响。譬如说,今年以来对美出口下降可能就比较多,虽然国家整体上出口略有上升,但这主要是对非美国家出口活动增加(如对一带一路国家)导致的,出口同比还是下降的比较多的。制造业增加值等经济活动同比也是呈现下降的趋势。因此整个经济增长的动力还是令人担忧的。过去,对美出口占据中国出口的重要份额,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现在对其出口下降,当然会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现实表现。

      第二,可能会引起一定的产业转移。这个产业转移也不应该把它夸大。因为这些企业,特别是外资企业的转移,其实有些是两三年之前就在考虑。由于中国国内要素成本上升速比较快,一些劳动密集型的或者用工比较多企业在中国就没有太多的比较优势,所以,要转移到其他地方,这种情况有很多。很多企业前两三年就在准备搬迁了。另外,还有国内的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严重失衡,房地产价格太高,有些企业在这个环境下也生存不下去。更有甚者,有的地方地价涨了太多,一些企业选择把地卖掉结束游戏,这种情况在一些高地价地区还是比较普遍的。

      外资撤离苗头应引发高度警惕

      中宏网记者:这种产业转移在长三角地区有什么新动向?

      刘志彪:中美贸易摩擦之后,有些企业看到未来这个摩擦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解决,可能会在很长的时间内受到影响,因此,他们也在做搬迁的准备,有的是搬到自己国内去,更多的是搬到东南亚或中南美去。这方面的企业案例很多,长三角的一些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最近都在动议,但是还没公布。最近我们调研发现,不光是外资企业在搬迁,其实本土企业也有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也在考虑搬迁。

      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产业转移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方面要有对策。因为,整个中国经济增长中对外资的依赖还是蛮大的,像长三角地区外资在增长中的作用,过去最高的年份曾经占到过2/3,现在有所降低,大约处于1/3到一半。这个期间中,如果外资大量的撤离的话,不管是贸易战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都会比较大的影响这个地方的经济增长。给这个地方的发展带来很多问题,对此要高度警惕。

      中美产业脱钩后果要有思想准备

      中宏网记者:这些产业转移还可能造成那些严重影响和后果?


      刘志彪:产业转移对于产业链以及产业集群的影响,这两个问题连在一起。因为外资转移之后,会影响中国参与国际产业分工的程度和水平。过去中国加入经济全球化,一个重要特征是嵌入其纵向非一体化的产业链的某一个环节,参与这个环节的全球分工。如果一些产业因为转移而导致其上下游产业关系打乱,就会对经济产生很大影响。

      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中国某地地方性的产业集群可能会衰退或者消失。地方性产业集群一般由纵横向、上下游和同类企业集聚在一起,有的是大企业带动小企业供应商,有的是在上下游产业的合作,也有的是相互之间有竞争的同行业。这个产业集群当中如果某一处于主导地位的大企业受到关税冲击之后,其他企业也必然会收到冲击,它如果转移或者消失,其他相关的一大批也会消失或者转移。这样中美贸易战对地区经济的大面积影响就会出现。我们不能不预见到这个问题。中美很多的产业脱钩会带来对产业集群的影响,这个问题目前认识到的人还不是很多。

      中美贸易摩擦如果进展到比较严重和复杂的形态,也可能会出现产业链的断供问题,譬如某种技术手段,或者某种关键原材料、零部件、工艺等。某种关键的环节的产品或服务,它如果不提供了,而我们一时半时找不到合适的替代品和供应商,就会出现产业运行的停摆问题,这是我们讲的第三种比较严重的情况。

      莫把外资沦为中美贸易战的武器

      中宏网:对于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之下,这些产业转移等新形势、新挑战如何积极应对?

      刘志彪:
    对这三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我们必须要有预判和对策。现在大家提出了很多的对策,但是我觉得最根本的是要坚决地维护外资企业在中国的利益,坚决地把外资当成中国企业。为什么?我们19大报告也提了,就是要把外资企业,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都一视同仁。就是把按照中国法律注册、在中国经营的企业都看成是中国企业。要用这样一种态度来对待外资企业,而不能像某些人说要把外资去当成中美贸易战的武器和手段去打击它们。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吓跑所有的外资,中国经济可能就会一蹶不振。这个方面我们不能太左,还是要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方针来做,绝对不能犯任何错误。

      国家发展改革委官员近期多场合提出进一步优化外资企业准入负面清单,缩减清单长度,破除外资进入的行政壁垒等。这反映党中央、国务院对外资的态度是很清醒、很清楚的,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千方百计要把外资留住,不仅把存量的外资想办法留住,让它继续进行产品升级,工艺升级、功能升级和产业链升级,帮它们降低费用,减少成本,让它们留在中国。另外就是要通过不断地优化营商环境,把新的外资企业更多地引进来。你只有这样,才可以打破特朗普的阴谋,才可以打胜中美贸易战,解除中方被动挨打的格局。我们要坚决地反制美国的霸权,这不应该表现在我们要对美国产品加多少关税,而是我们要想办法防止外资流出中国,把我们的营商环境搞得更好。只有营商环境搞得更好,外资才会来得更多,我们经济增长更好,我们就将赢得胜利,应该是这样的一种态度。

      稳外资是打赢贸易战的重要基础

      中宏网: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介绍2019年版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修订原则时指出,中国将继续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创造更加开放、友好的投资环境,加强外商投资合法权益的保护,欢迎外商来华投资发展。结合当前形势,您对这个原则精神如何理解?

      刘志彪:
    应对当前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这个原则反映了一个非常紧迫突出的问题,即,我们千万不能把我们的优秀传统丢掉,也是我们中国共产党最擅长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搞统一战线。我们过去依靠包括统一战线在内的三大法宝,取得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的胜利。现在中美贸易战,我们也应该对外资企业进行统战,发挥我们统战的优势。我们应该站在我们国家民族利益的角度来考虑这些问题。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外资企业也有很多困难,我们不仅要给他们做工作,破除其思想顾虑,而且要帮助它们解决实际困难,包括税费的减免,进出口方面的困难,舆论方面的一些不利因素等,让产业准入更加便利自由,营商环境更好,政府服务更规范。千万不要使它们在其"娘家"受到非议的同时,在我们这里的"婆家"也受到不公正地对待。解决了这些问题,就可以为我们打赢中美贸易战奠定很好的基础。

           中宏网记者:王静榕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